安步當車

安步當車

用慢步行走代替坐車。意指人能安於貧賤,自得其樂。出自《戰國策•齊策四》:「晚食以當肉,安步以當車,無罪以當貴,清靜貞正以自虞。」  


  顏斶是齊國有名的高士,他受齊宣王的召見進宮,並沒有受寵若驚,反而泰然自若,表現得就像在家裡一樣。當他走到距離齊宣王一定位置時就不再走近。   齊宣王見狀很奇怪,就呼喚道:「顏斶,走過來!」不料顏斶反而呼喚齊宣王:「大王,走過來!」齊宣王聽了很不高興。左右大臣見顏斶目無君主紛紛指責他。顏斶說:「如果我走到大王面前,不就是羡慕他的權勢嗎?如果大王走過來,則說明他禮賢下士。」  


  齊宣王有些羞赧:「到底是君王尊貴,還是士人尊貴?」顏斶不假思索地說:「當然是士人尊貴,君王不尊貴!」齊宣王說:「你說這話有根據嗎?」顏斶神色自若地說:「當然有。從前秦國進攻齊國的時候,秦王曾經下過一道命令,誰敢在高士柳下惠墳墓五十步以內的地方砍柴,格殺勿論!他還下了一道命令,有誰能砍下齊王的腦袋,就封他為萬戶侯,賞金萬兩。由此看來,一個活著的君王的頭,竟然連一個死去的士人的墳墓都不如啊。」   齊宣王無言以對,但依然滿臉的不高興。大臣們忙來解圍:「顏斶,過來!我們大王擁有一千輛戰車的國家,東西南北誰敢不服?大王想要什麼就有什麼,老百姓沒有不俯首聽命的。而你不過是一介村野匹夫!」  


  顏斶駁斥道:「大禹不是村野匹夫嗎?他後來貴為天子,十分尊重賢人士子,所以贏得舉國愛戴。況且,凡是英明君主,沒有不求賢佐政的。」齊宣王聽到這裡十分佩服,說:「聽了您的一番高論,才知道自己是小人行徑。希望您接受我為您的學生!今後您就住在我這裡,我保證您能生活無憂」   顏斶卻辭謝道:「深山的玉一經匠人加工成為禮物,就失去了原有的自然樸素。所以我情願大王讓我回去,「晚食以當肉,安步以當車」——每天晚點吃飯,也像吃肉那樣香;安穩而慢慢地走路,足以當作乘車。平安度日,並不比權貴差。清靜無為,純正自守,也能樂在其中。命我講話的是您大王,而盡忠直言的是我顏斶。」   顏斶說罷就要離去。齊宣王看他確實是個難得之才,想挽留,但見顏斶去意已決,只得作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