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虹貫日

白虹貫日

「白虹貫日」這一典故用來形容義士抗擊暴君的壯舉,語出自《戰國策·魏策四·秦王使人謂安陵君》,《史記》中也用這個成語描述荊軻刺秦王的故事。為什麼刺殺君王要叫做白虹貫日呢?古時認白虹象徵臣,日象徵君,若然出現白虹穿過太陽的現象,就是代表會出現刺君的現象。   那麼誰是聶政呢?《史記·刺客列傳》中有記載他的故事。聶政,軹邑深井里人。因為躲避仇敵,和母親、姊姊一起到了齊國,以屠宰為業。  


  當時嚴仲子在韓哀侯朝中任職,與宰相俠累結下了怨仇。嚴仲子怕俠累殺他,便逃離韓國,到處訪求能向俠累報仇的人。他來到齊國,齊國有人談到聶政,說是個有勇氣,有膽量的人,因為避仇而隱身在屠戶中間。嚴仲子登門拜訪,來往幾次後,備下酒席,親自向聶政母親敬酒。酒喝到興頭上,嚴仲子捧出黃金百鎰,上前孝敬聶政母親,祝她長壽。聶政對這樣的厚禮頗感驚怪,堅決推辭。   嚴仲子趁機對聶政說道:「我到齊國後,才聽說足下義氣甚高。我所以送上百金,只是想用作為令堂買食物的費用,並能夠和足下相交,使足下高興,哪敢因此而有什麼別的企求呢!」   聶政說:「我所以隱沒身份,在市井當個屠夫,只是為了能夠有幸奉養老母。老母在世,我隨便為他人做事的。」嚴仲子堅持贈金,聶政到底不肯接受,但嚴仲子最後還是盡了賓主相見的禮儀才離去。  


  過了很久,聶政的母親去世了。埋葬已畢,除去喪服之後,聶政說道:「嚴仲子是諸侯的卿相,不遠千里,屈尊來和我結交。我待他極為淡薄,沒有什麼大功可以和他所待我的相稱,而嚴仲子又奉上百金為我母親祝壽,我縱然沒有接受,但他這樣做,只是說明他對我是知遇很深的。我聶政哪能對此毫無反應呢?再說前些時候他來邀集我,我只是因為老母尚在,沒有答應他。現在老母享盡天年,我將要為知己的人效力了。」   於是西行來到湽陽,見嚴仲子,說道:「前些時候我所以沒有答應仲子,是因為母親尚在;現在不幸母親已經享盡天年去世了。仲子想要報仇的對象是誰?請讓我來辦理此事吧!」嚴仲子便詳細地告訴他說:「我的仇人是韓相俠累,俠累是韓國國君的叔父,他們宗族的人很多,居處警衛十分嚴密,我想派人刺殺他,但始終沒有人能辦成。現在幸蒙足下不棄,請允許我加派一些可以做您幫手的車騎壯士同去。」聶政說:「韓國和衛國,中間相距不遠,如今要去刺殺人家的國相,這位國相又是國君的親屬,在這種情況下勢必不能多派人去。人員一多,不可能不發生失誤;發生失誤,機密就會洩露;機密一洩露,則韓國全國便會和仲子結仇,這豈不是危險嗎?」於是謝絕了車騎隨從。聶政辭別嚴仲子,獨自一人啟程前往。  


  聶政自帶利劍到了韓國,韓相俠累正坐在府上,手持兵器侍衛他的人很多。聶政徑直闖了進去,上階刺殺了俠累,兩旁的人頓時大亂。聶政大聲呼喝,擊殺數十人,然後自己削爛臉皮,挖出眼珠,破肚出腸,隨即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