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悲劇背後的派系鬥爭——談石崇與綠珠事

愛情悲劇背後的派系鬥爭——談石崇與綠珠事

石崇與綠珠事,最早見於東晉干寶《晉紀》:

石崇有妓綠珠,美而工舞,孫秀使人求焉。使者以告崇,崇出妓妾數十人曰:「任所擇。」使者曰:「受旨索綠珠。」祟曰:「綠珠吾所愛重,不可得也。」使者還告秀,秀勸趙王倫殺之。

成書於貞觀年間的《晉書》,採《晉紀》之說而略作增刪:

崇有妓曰綠珠,美而艷,善吹笛。孫秀使人求之。崇時在金谷別館,方登涼臺,臨清流,婦人侍側。使者以告。崇盡出其婢妾數十人以示之,皆蘊蘭麝,被羅縠,曰:「在所擇。」使者曰:「君侯服御麗則麗矣,然本受命指索綠珠,不識孰是?」崇勃然曰:「綠珠吾所愛,不可得也。」使者曰:「君侯博古通今,察遠照邇,願加三思。」崇曰:「不然。」使者出而又反,崇竟不許。秀怒,乃勸倫誅崇、建。崇、建亦潛知其計,乃與黃門郎潘岳陰勸淮南王允、齊王冏以圖倫、秀。秀覺之,遂矯詔收崇及潘岳、歐陽建等。崇正宴於樓上,介士到門。崇謂綠珠曰:「我今為爾得罪。」綠珠泣曰:「當效死於官前。」因自投於樓下而死。

改「美而工舞」為「美而艷,善吹笛」,另加石崇反制孫秀事敗,綠珠跳樓一節。讀喬知之〈綠珠篇〉,有「百年離別在高樓,一旦紅顏為君盡」,然則在武則天年間,綠珠跳樓已成共識。

綠珠姓氏、籍貫為何,怎樣跟了石崇,《太平廣記》引唐末劉恂《嶺表錄異》:「綠珠井在白州雙角山下。昔梁氏之女有容貌,石季倫為交趾採訪使,以圓珠三斛買之。梁氏之居,舊井存焉。」喬知之〈綠珠篇〉有「明珠十斛買娉婷」,〈綠珠篇〉較《嶺表錄異》早,故「十」較「三」可信。

概言之,石崇有一寵妾叫綠珠,貌美而善舞 / 吹笛,被孫秀看中,派人來索取,遭石崇拒絕。孫秀於是勸趙王司馬倫領兵收捕石崇,殺石崇全家,綠珠最後墜樓自盡。驟眼看來,這是孫秀爭女不遂,動起歹念,但事實未必如此簡單,背後涉及兩個黨派的鬥爭。

《晉書.石崇傳》:

復拜衛尉,與潘岳諂事賈謐。謐與之親善,號曰「二十四友」……及賈謐誅,崇以黨與免官。時趙王倫專權,崇甥歐陽建與倫有隙。

據此,石崇與潘岳、賈謐相友善,而跟趙王倫有矛盾。

《晉書.賈謐傳》:

謐字長深。母賈午,充少女也……謐好學,有才思。既為充嗣,繼佐命之後,又賈后專恣,謐權過人主……

賈謐的外祖父是賈充,而晉惠帝的皇后賈南風是賈充之女,則賈謐憑藉外戚身份手握大權。石崇是屬於賈后一黨。

《晉書.孝惠帝本紀》:

癸未,賈后矯詔害庶人遹於許昌。夏四月辛卯,日有蝕之。癸巳,梁王肜、趙王倫矯詔廢賈后為庶人,司空張華、尚書僕射裴頠皆遇害,侍中賈謐及黨與數十人皆伏誅。

「庶人遹」即愍懷太子司馬遹。永康元年 (公元 300 年),他被賈后矯詔殺害。趙王倫等人乘機為太子復仇,起兵清除賈后集團,賈謐伏誅,暗示石崇在政治上失去靠山。

關於孫秀背景,《晉書.孝惠帝本紀》:

……禽倫黨孫秀……至使逆臣孫秀敢肆凶虐,窺間王室,遂奉趙王倫饕據天位。

他是趙王倫的親信心腹。《晉書.潘岳傳》:

初,芘為瑯邪內史,孫秀為小史給岳,而狡黠自喜。岳惡其為人,數撻辱之,秀常銜忿。及趙王倫輔政,秀為中書令。岳於省內謂秀曰:「孫令猶憶疇昔周旋不?」答曰:「中心藏之,何日忘之!」岳於是自知不免。

正因為有宿怨,當賈謐一倒,孫秀馬上整肅潘岳。

歐陽建與趙王倫有過節,他是石崇的外甥,孫秀遂借強索綠珠一事,把石崇全家收監、殺害。《晉書.石崇傳》:

崇母兄妻子無少長皆被害,死者十五人,崇時年五十二。

都算慘烈。

儘管石崇對綠珠說:「我今為爾得罪。」又慨嘆自己招禍是因為家財太多,這些恐怕都不是事實的全部。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賈黨既已敗亡,獻媚的石崇如何能獨善其身!所謂「陰勸淮南王允、齊王冏以圖倫」,只怕也是孫秀和趙王倫為達目的所作的捏造。

David Lai 香港中文大學文學士,喜歡文史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