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精神的重視

人文精神的重視

這個盛夏,正是莘莘學子奮起疾追之時,看着同學們不斷向老師發問問題,解答在課本上的疑惑;看着同學們埋首苦讀,不停地做歷屆試卷,為未來的文憑試作準備,而我那時正在機場等候上機。因此,在這段時間,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一方面害怕去了八天的遊學團後,會跟不上溫習的進度;另一方面因爲這是我第一次踏足中亞國家,擔心自己的身體會不適應。但是,去完這次遊學團後,發現這些擔心可以一抹而去,反而更值得留意的是當地對人文精神的重視,令人反思香港的現況。

烏茲別克是隸屬於前蘇聯的國家,所以其宣布獨立的年數並不長,只有二十多年。可是烏國作為新興國家,當地不少的歷史建築都已經修復完整,重新呈現在世人眼前,其修復文物的速度相當驚人,這是為何?因為烏國對自身的歷史、文化十分重視。在這八天的旅途中不乏會看到處處都是進行中的修復工程,即使在三十八度的高溫下,當地負責修復的工人工人仍然辛勞地工作,可見當地人民對自己國家歷史的重視。而且,在比比哈藍清真寺內的一座建築經歷歷史的洗禮後,樣子十分破落,這令我疑惑萬分,為何這裏其他建築物都已修復完整,只有這一座如此特別。根據當地導遊的解說,才知道這是因為當地的歷史專家為了求證那座建築物的歷史原貌,盡力修復至完美,因而暫停其歷史修復工程,反映當地的歷史專家對歷史的執着。由此可見,當地不論是平民百姓,還是專家學者,對自己國家的人文精神都十分重視。

反觀香港,貴為國際大都會,燈火輝煌,經濟發展蓬勃,理應比烏國有更多的資源投放在文化保育上,但是香港的保育項目所謂的「活化」只是一個包裝,發展商着重的是經濟收益,而不是其歷史價值。以和昌大押、囍帖街為例,它們活化後變成的都是高級場所,建築物的建築特色和歷史價值完全被金錢、消費主義所覆蓋,其原本的歷史氣息不再復見。對,那些歷史建築物的確變得金碧輝煌、美輪美奐,可是已經失去了本土特色,令港人失去許多集體回憶,這樣的文化保育已經與歷史文化脫鈎。縱使香港的文化是中西合璧,但是我們卻不能好好保育我們的文化結晶。在這個層面上,香港卻在中亞諸國之下,這點令人反思。

在這個紙醉金迷的社會裏,我們學生為求的是分數,上班族為求的是金錢和更美好的生活條件,因此令我們不得不現實一點。儘管俗語云:「求學不是求分數」,但是沒有足夠的分數,哪有大學會取錄你呢?因此,莘莘學子只好日以繼夜地溫書,務求打教科書的內容溫得倒背如流。從前的我也如是,認為當下要做的事只有不斷溫習。但經過這八天的遊學團,令我發覺世界之大,在教科書上的歷史只不過是冰山一角,令我這個井底之蛙大開眼界,令我感到自己的渺小。粟特人在絲路上的貿易發展、成吉思汗的蒙古西征、帖木兒時期,這些歷史知識若然不是這次遊學團,我是無法接觸的,因此是次經歷十分難忘及值得。

最後,歷史是古人與現代人無盡的對話,因此我們更應好好學習歷史,認識我們的「根」,了解古人對我們的說話,重視我們的人文精神。

殷彤 趙聿修紀念中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