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考察 烏茲別克聯想

不一樣的考察 烏茲別克聯想

 7月底,香港大學中史碩士同學會主辦「絲路明珠—中亞烏茲別克斯坦(Uzbekistan)歷史文化探索之旅」(下稱「烏別克之旅」)報名的學校甚為踴躍,礙於資源和照顧學生安全所限,只能錄取20多家中學的學生代表前往。從教育現場看,教學能有愈大面積的互動,師生愈有所得着,體驗(Experience)和參與(Engagement)的「雙E」十分重要,任何學科都如是。

師生先行了解資料

從中西歷史文化學習角度看,「一帶一路」是大課題,香港、中國乃至世界的發展都牽上直接或間接的關係,值得師生作較深度的探索。「烏別克之旅」幸得中華歷史文化獎勵基金郭媛平女士全力支持,前歷史博物館總館長丁新豹隨團作專業講解,讓參與的師生眼界見聞增益不少。

選擇烏茲別克的原因,在於這個甚為罕有的、純然全內陸的國家,但回教學術和文化處處。歷史至今,烏國與中華民族的交往頻繁可大書特書。這裏是安祿山、史思明乃至鄭和的祖籍所在,是玄奘取西經亦曾踏足之地。

「烏別克之旅」出發之前,40多位師生先要了解以下簡要的資料。其一,自西漢張騫(164-114B.C.)開展鑿空之旅,開通長安至中亞的陸上絲綢之路,從此,中華民族與中亞各族相互交流,合縱連橫,時敵時友,但東西文化實在相互傳播,互為影響,至今方興未艾;其二,唐代中葉平西突厥後,中亞9個國家曾臣服於唐,此即「昭武九姓」,這些古國大多位於烏別克國境內,是陸上絲路的要點,撒馬爾罕此地就由唐高宗李治(628-683)封為康國,成為當時昭武九姓國中最強大的國家,而撒馬爾罕和布哈啦兩城是繁華古城,直至七世紀之後,由阿拉伯人攻佔後,情況才有變化;其三,東晉法顯(377-422)、唐朝玄奘(602-664)兩位高僧的西行經歷,都要有概括掌握。這些資料的閱讀理解,對參與並經歷「烏茲別克之旅」甚有作用。

耳聞不如目睹,是次遊歷重點在烏茲別克,但因航班關係,必先要上午取道哈薩克(Kazekhstan)之阿拉木圖。哈國逗留了一個下午,當地導遊達爾汗先生相當盡責和專業。在烈日當空下,毫不欺場,向整團人介紹哈國民族獨立英雄潘菲洛夫、戰爭的紀念碑和不滅之火,達爾汗一口流利的普通話,學習之地源自新疆師範大學,達爾汗以回教婚姻制度自豪,以追蹤成吉思汗偉大自居,短短相聚半天清楚可見。

晚上由阿拉木圖乘航機到烏茲別克首府塔什干,翌日清早馬上要趕高鐵先往撒馬爾罕。撒城遊歷兩天,當中帖木兒陵寢、富吉斯址廣場的三大學院(烏魯貝克、希爾多、提雅卡力)、天文台遺址、阿非拉希雅山丘以和帖木兒王陵夜景等,都讓來自香港的眾多師生讚嘆不已,這塊肥沃(Samar)的土地(Kand),人口40萬,十四世紀時為帖木兒帝國國都,曾叱吒風雲。2001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把具2500年歷史的撒馬爾罕城,編入世界遺產之列,稱之為文化交滙之地(Crossroads of Cultures)。

兩天後又是清早,全團要坐6個小時的旅遊車,由撒馬爾罕轉往布哈拉,這是烏茲別克的第三大城市,亦是中亞最古老的城市之一,九至十世紀時為薩曼王朝首都,十三世紀為成吉思汗所佔,十四世紀給帖木兒征服,十六世紀,烏茲別克曾建都於此,史稱布哈拉汗國,即唐代所指昭武九姓中的畢國、安國所在地,是古絲綢重鎮。

想到兩位高僧的堅持

自七世紀起,伊斯蘭教開始在布哈拉傳播,歷史長河,前後興建上千座清真寺、神學院,優秀的建築群四處可見,當中包括冬宮、雅克城堡、薩曼尼大帝皇陵、米利—阿拉伯伊斯蘭神學院等等。古風古貌稱絕烏茲別克各城,整座古城,同樣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遺產。

值得要特別指出的是,自塔什干至撒馬爾罕再至布哈拉,愈走天氣就愈酷熱,特別是較近沙漠的布哈拉,日間9時後室外氣溫已在40度攝氏以上,下午更為上升,酷熱加上熱風撲面,全團師生路上頗受煎熬,但當想及法顯、玄奘等人的尋學問、求佛法的崇高精神,比全團師生步行超越千萬倍的長途跋涉、更時刻面對生命威脅,這份對理想的堅持,布哈拉戶外的攝氏40度天氣走走,就算不得什麼了。

布哈拉遊歷兩天,全團又得轉機返回塔什干,第七天的早上,導遊多薩先生不忘再帶師生到帖木兒博物館,再看帖木兒的「偉大」史蹟;多薩也是一口尚算流利的普通話,學習來源是北京首都師範大學,甚嚮往帖木兒事跡,心醉並深信回教是和平友好文化。多薩告訴筆者,自上世紀90年代蘇聯殖民統治解體,烏茲別克突然獲得獨立機會,至今追尋烏族歷史和文化的根本,是當地不少知識分子的責任。處身中、美、俄的天國夾縫中,如何取得平衡是烏國生存之道。「我們對中國是較有好感的,因中國人對烏國沒有壓迫和剝削。」多薩先生告訴我。

「烏茲別克之旅」行程將完結之時,師生各自表述看法和感受。「是次旅程雖然有點辛苦疲累,但讓自己對回教文化有較深入的了解,這與西方媒體的報道截然不同;而烏茲別克的歷史告訴我,這裏既是烏國的歷史,也可算是中國的歷史和世界的歷史,能參與是次旅程,學到的東西很多,十分值得!」其中一位學生有這樣的分享。

最後以「國民教育,烏茲別克聯想」作結

何漢權 教育評議會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