癸卯兔年美人 大清第一位皇貴妃——董鄂妃

癸卯兔年美人 大清第一位皇貴妃——董鄂妃

癸卯年之際,筆者祝願大家新春嘉平,快樂未央!回望同仁的數篇文辭,既帶大家探閱過古文化中「兔」的意藴,亦將目光聚焦在兔年出生的帝王將相、文人大家身上。而此篇筆者意將文墨揮灑於順治帝的一生摯愛,「長信宮中,三千第一」的大美人——董鄂氏。

清史稿記載董鄂氏年十八入侍,「上眷之特厚,寵冠後宮」,順治對其的喜愛不止於此,董鄂妃的晉封可謂是創下了許多的第一,甚至是唯一。在被封妃的一個月後,順治將董鄂氏封為皇貴妃,要知道在當時始創的後宮制度裏,尚未有皇貴妃這一位階,可見在順治帝心中,董鄂氏是超越妃嬪制度的存在。加之,順治帝還為其舉行隆重的冊封大典,以皇后的禮制頒布詔書大赦天下,在清朝的歷史裏是絕無僅有的唯一一次。

另外,在擁三位皇子的情況下,順治視皇貴妃所生的皇四子為其「第一子」,足見對董鄂妃的用情之深。惜紅顏薄命,年僅二十二的董鄂妃因病辭世,順治帝再度拋棄禮制,追封其皇后位份,並令三品以上的大臣為其抬棺,大感哀痛的順治亦於翌年駕崩。古來多謂紅顏禍水,但在董鄂妃身上不但未見其動亂宮闈、恃寵而驕,更是善待宮中各人,這種敦厚純良的品性與董鄂氏的屬相不無關係。

董鄂妃生於1639年,是土兔年,兔子總是予人美麗溫柔的象徵,在董鄂氏身上可說表現得淋漓盡致。董鄂妃一進宮便受到順治帝垂愛,惟嘆天妒紅顏,未能長伴君旁。據記載,皇貴妃死後,世祖曾手書唐詩人岑參的《春夢》一詩,以抒其日夜「遙憶美人」的劇痛。在民間傳聞裏,董鄂妃更被指是與秦淮八艷之一的董小宛為一人。誠然,這樣的流傳不過為兩者均是美人之故,且與江南又有着淵源。董鄂氏的父親曾隨軍在江南駐紮,使得董鄂妃除了滿人的颯氣外,更添幾分江南女子的婉約柔情。加之其天資聰慧,才學悟性極高,舉手投足間盡現世間女的嫵媚與靈敏,故順治帝力稱其「敏慧端良,未有出董鄂氏之上者」,可見董鄂妃是如寥若晨星般可貴的女性。我國文化中,兔是文雅、愛美的代表,神話中貌美的嫦娥也有一隻玉兔陪伴在側,同是生於卯兔年的董鄂妃算得上是命中的美人。

順治帝追封董鄂妃的諡號為「孝獻莊和至德宣仁溫惠端敬皇后」,在世祖眼中,這位美人是仁愛、溫和,善忠告的,結合董鄂妃的事蹟來看,這與淳兔的屬性完全相合。世祖與董鄂妃的婚姻生活雖然短暫,卻是鶼鰈情深。據記載,皇貴妃每天均悉心照料皇帝的起居生活,得知聖上朝政繁忙或心情不佳時,親至寢殿,迎寒問暖。另外,董鄂妃誕下皇子後便遇父喪,適逢孝莊太后病倒了,虛弱不堪的董鄂氏還是親自到南苑日夜不分地照料太后,當順治意圖廢黜正宮皇后時,恐防激起滿蒙矛盾的董鄂妃好言相勸,才平息了廢后一事。正是這樣一位溫惠秉心、柔嘉表度的紅粉佳人,如白兔般純樸敦厚,雖在如花的年華裏早早作古,卻也留下了恆久的美姿與婉麗。

作者:謝穎豪,2020年青年史學家年獎得主,現就讀於香港大學中文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