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戌維新——廢「八股」的擾攘

戊戌維新——廢「八股」的擾攘

1898年6月的北京城,對於當時的許多人來說,是一個讓人心緒難安的初夏。歷經103天的改革,最終以政變結束。9月29日,英國政府提供的協助,讓康有為(1858-1927)搭乘輪船,自天津經上海抵達香港。(The China Mail ,Hong Kong, 1898.9.30, p.3.)

清光緒二十四年,歲次戊戌,四月二十三日(6月11日),德宗(1871-1908)頒布《明定國是詔》,正式揭開推動新政的序幕:「數年以來,中外臣工講求時務,多主變法自強,……惟是風氣尚未大開,論說莫衷一是。……試問時局如此,國勢如此,若仍以不練之兵,有限之餉,士無實學,工無良師,強弱相形,貧富懸絕,豈真能制梃以撻堅甲利兵乎?……各宜努力向上,發憤為雄,以聖賢義理之學植其根本,又須博采西學之切於時務者實力講求,以救空疏迂謬之弊。」

新政主要涉及政治、軍事、教育及經濟等範疇,如:裁汰冗官、撤除綠營、廢八股,改策論、設京師大學堂、農工商總局、礦務鐵路總局等。在甄選人才方面,康有為覲見光緒皇帝時提出:「民智不開之故,皆以八股試士為之。學八股者,不讀秦漢以後之書,更不考地球各國之事,然可以通籍累至大官,今群臣濟濟,然無以任事變者,皆由八股致大位之故。故臺遼之割,不割於朝廷,而割於八股,二萬萬之款,不賠於朝廷,而賠於八股;膠州、旅大、威海、廣州灣之割,不割於朝廷,而割於八股。」

把清廷衰敗的原因,歸咎於八股科舉,這不但是符合當時新知識分子的一般認識,光緒皇帝也認為,西方所學的,是有用的實學,而中國所學的,則是剛好相反。所以,按照康有為的設想,只要諭旨廢除八股,改采經制六科,就可為朝廷培養出源源不絕的新式人才。但光緒皇帝並未如康、梁等人的預期。

6月23日,光緒皇帝發布廢八股取士的上諭裡,既「著自下科為始,鄉會試及生童歲科各試,向用四書文者,一律改試策論」;同時又表示,「其如何分場命題考試,一切詳細章程」,仍由各相關主管部門儘快制定公布。是項改革,需待三年後才正式實施。這是一道折中調和的上諭,顧全了存廢雙方之外,也似乎說明八股的爭議可以到此為止。

事實上,當傳出朝廷有意廢八股改策論的消息後,「時八股士驟失業,恨我(康有為)甚,直隸士人至欲行刺。于晦若(康友人)至,屬吾養壯士,住深室,簡出遊,以避之。」。八股在當時,已經影響了不少人的前途。

康有為的「魯莽」措施,並沒有為那些受到改革影響的人,提供妥善的保障。當大家不瞭解改革的真實情況時,自然對改革產生不滿和抵抗。但這並非是康有為等人所能做到的,因為康有為既缺乏實際的行政經驗,也忽視當時整體政局的現實,不要說是頑固派,縱使是改革派,也都接受不了。所以,原本可以「適可而止」的改革,最終惟有退回到當初的起點。

假如在實施「廢八股」的政策前做到,「充分預案、實施時循序漸進、實施後評估回饋,充分考慮社會承受度、充分體現人文關懷,……真正把好事辦好。」。自然就可以避免日後因為廢科舉興學堂所帶來的社會變動,把傳統平民「學而優則士」向上流的渠道關閉,造成家境貧富的決定性增強,以及資源日益集中在城市,農村逐漸衰敗的局面。

香港大學中國歷史研究碩士課程同學會執委                        周正偉博士 

(本文曾於2018年1月《星島日報》「根本月報」專欄刊登,並由「國史教育中心(香港)」授權「知史」發佈,特此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