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皇帝默許的一種言論自由——以南宋臨安一場大火為例

談談皇帝默許的一種言論自由——以南宋臨安一場大火為例

南宋紹定四年(1231),即宋理宗在位的第七年,首都臨安發生了南宋建都近百年來最大的火災,據《宋季三朝政要》所載,火災範圍極廣,燒至太廟、三省六部、御史臺、玉牒所。 這場大火,連太廟這個奉祀祖宗的聖地都被波及,君主連日於神御殿痛哭。宋理宗除了責成各部門儘快處理火災之事,更在「內藏庫」掏出皇家的私己錢賑濟百姓。而且他「素服視朝,減膳、徹樂」。

秦代以後,君主儼然成了政府或全國的代表。俗語說「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假如君主真的承認錯誤,受罰的往往只是其老師或身邊的大臣,所以長久以來,大多君主都具有不可挑戰的地位,大臣不可直斥其非。但每遇大災,君主都認為上天給予警示,於是會祭祀神靈,或廣納施政意見,這可以說是言者無罪,聞者足戒。

宋理宗在大火後不久,准許大臣「直言指陳過失,毋有所隱。」 其中一位叫徐清叟的官員,希望宋理宗為濟王平反。 濟王是誰呢?濟王名叫趙竑,是前一任君主宋寧宗屬意的皇位繼承人,他和日後的宋理宗都不是宋寧宗的親生子,而是養子,趙竑不滿史彌遠把持朝政,曾手執地圖並指着瓊崖等南方偏遠之地,私下說「吾他日有志,置史彌遠於此。」 趙竑的紅顏知己是史彌遠派遣的臥底,史彌遠知悉趙竑的取態後便積極扶植趙昀(即日後的宋理宗)。

宋寧宗臨終當晚,史彌遠安排了人馬,護送皇子到宮殿,他千叮萬囑是去迎接趙昀,「非萬歲巷皇子,苟誤,則汝曹皆處斬。」 而身處萬歲巷的趙竑心急如焚,窺見門前一大隊人馬經過,不一會那隊人馬護送著一人回宮,心中感到疑惑。日出之時,趙竑終於被傳召,但當時氣氛驟變,他認為作為候任新君,為何沒有禁軍隨行保護他,當百官等候宣讀遺詔時,他還在後面等候,便問站在附近的禁軍統領夏震,夏震敷衍他說:「未宣制以前當在此,宣制後乃即位耳。」趙竑還以為即位的是他,只好繼續等候。

而史彌遠則逼使剛剛成為太后的楊太后承認趙昀才是新君,楊太后和史彌遠曾經在以前誅殺韓侂胄一事中站在同一陣線,但這一刻,楊太后猶豫了,且說:「皇子先帝所立,豈敢擅變?」可是朝中上下及其親戚楊谷和楊石都已站在史彌遠的一方,楊太后「默然良久」後只好就範,召趙昀到來,撫其背曰:「汝今為吾子矣。」 不久,趙竑遠望有人坐上了皇座,並開始宣制,「百官拜舞,賀新皇帝即位。」只有趙竑「不肯拜」,夏震便強行「捽其首下拜。」 趙昀即位,是為宋理宗,而趙竑封為濟陽郡王(簡稱濟王),賜府第於湖州。濟王到達湖州上任後,被當地人潘壬與潘丙強行擁立,且被黃袍加身,支持者近百人,濟王深知起事必敗,便與地方將領合力平定亂事。 不過,史彌遠想借此事剷除濟王,於是派人探訪濟王,並帶出皇帝有意殺死濟王的信息,濟王便自縊而死。 濟王死後被貶為巴陵郡公。 是時宋理宗即位只有近半年。

官員對濟王之死感到驚訝,「自濟邸之訃,既傳聞者,莫不悲之。」 不少朝臣為濟王鳴冤,著名士人如魏了翁、真德秀、洪咨夔、胡夢昱等相繼上疏,可是史彌遠發動御史批評上疏之人,上疏者全都被貶斥,於是為濟王鳴寃的聲音便被遏止,臣民不敢再明言此事,因為此事關繫了宋理宗權力的認受性。

直到紹定四年的大火,宋理宗下詔求言,勇敢的朝臣重提濟王之事,認為「近來,京城之火,上延太室,往往緣此(濟王之冤)。」宋理宗竟然再沒有貶斥上疏者,反而態度有所軟化,雖未為濟王平反,但「命有司改葬,追復王爵。」後來,都城出現雷電雨雹,朝廷再下「詔求直言」,朝臣把握機會建議理宗為濟王立嗣。日後發生的火災,朝臣都依樣表達相類的請求。 可見,每逢災難發生,朝廷一下詔求言,就是皇帝默許群臣的言論自由時機,只要不直接針對皇帝,則可以有一次暢所欲言的寶貴機會,亦可說是天人感應帶來的好處。

香港大學中國歷史研究碩士同學會祕書                                            麥宇翰

(本文曾於2016年9月《星島日報》「根本月報」專欄刊登,並由「國史教育中心(香港)」授權「知史」發佈,特此鳴謝。)

圖片: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