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皇帝在九龍的行縱

南宋皇帝在九龍的行縱

我小時候曾在九龍城馬頭圍一帶居住了將近十年。父母在空閒時曾帶我到區內的宋王台公園耍樂,並提及古時南宋的皇帝也曾到該地一遊的傳聞。當時我還是一名小學生,當然不會明白那是怎麼樣的一回事。然而隨着年歲增長,便逐漸開始懷疑皇帝「巡幸」九龍城一事之真確性。近有餘暇,遂到圖書館參閱相關書籍及論文,冀能一竅當年宋帝南下九龍一事之全貌。現把閱後所得,與讀者分享。

公元1276年,即南宋德佑二年,蒙古人的軍隊攻陷南宋的首都臨安﹝今杭州﹞,南宋的謝太皇太后逼不得已,只好抱着年僅五歲的宋恭帝向元軍投降。然而,一批忠於南宋朝廷的大臣並未放棄,帶着恭帝的弟弟益王趙昰往東南方逃亡,並於福州擁立趙昰為帝(宋端宗)以繼承趙宋皇朝的皇統。

然而由於元軍路路進迫,端宗一行人遂沿着福建和廣東的海岸線繼續其逃亡生涯,並於其後到達現在九龍半島一帶地區。對於其後宋帝在九龍一帶的行縱記載最為詳盡的,據國學大師饒宗頤先生考證,當為成書於宋末元初的《填海錄》。此書由鄧光薦按陸秀夫所作的日記寫成,因陸秀夫在逃亡期間侍隨端宗左右,故陸之日記對宋帝行縱的敘述當最為可靠。書中對宋帝在九龍一帶的行縱作以下描述:

「…丁丑四月,移廣州境。次官富場。六月,次古墐。九月,次淺灣。十二月,駐秀山…

按饒宗頤先生的考證,官富場是宋朝國營的一個鹽場,位於官富山之東。「官富山在佛堂門內,急水門之東」,疑是今自何文田至馬頭涌道一帶之高地,按此推論,則官富場應為今天九龍半島以東的沿海一帶,從南端的尖沙咀,往東北方延伸至紅磡,土瓜灣,九龍灣等地。至於古墐一地,當是指位於今天馬頭圍一帶的古瑾村,而淺灣則是今天的荃灣。

當我瞭解了《填海錄》所記之地方後,南宋端宗在九龍一帶的逃亡路線便在腦海中局部浮現出來:由於元軍主要是從陸路進迫,故端宗一行人為免與元軍正面交鋒,傾向在沿海地區一帶活動,以便在遇到危險時能更快登船逃命。當元軍成功控制福建和廣東的沿海地區後,端宗一行人只能繼續乘船逃亡,沿着廣東的海岸線南行。由於船隊需要到陸上補充裝備,故此在行經西貢以東的海域時便從佛堂門進入今天香港的水域,再經鯉魚門進入維多利亞港,在九龍城一帶地區登陸和活動,並曾於六月到過馬頭圍一帶,可是因後有追兵而未能久留。為了逃避元軍的追截,端宗一行人轉往西行,在九月到達荃灣。可惜未幾卻被元軍趕上,並在該區發生軍事衝突,宋軍再敗,遂繼續往西方逃亡,結束其在九龍一帶長達半年多的逃亡之旅。

朱銘堅   香港大學中國歷史研究碩士同學會司庫

(本文曾於2009年1月《星島日報》「根本月報」專欄刊登,並由「國史教育中心(香港)」授權「知史」發佈,特此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