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生命

愛生命

只有珍惜往事的人,才算是真正在生活。沒有往事記憶的人,對時光流逝毫不在乎,這種麻木使他/她輕視萬物,成為一具沒有靈魂的軀殼,無法體會到美.這種精神上的愉悅。

述說往事,每個時代都有其情緒。劉鶚(1857-1909)在《老殘遊記‧自序》云:「吾人生今之時,有身世之感情,有家國之感情,有社會之感情,有種(宗)教之感情。其感情愈深者,其哭泣愈痛,此鴻都百鍊生所以有《老殘遊記》之作也。棋局已殘,吾人將老,欲不哭泣也得乎?吾知海內千芳,人間萬豔,必有與吾同哭同悲者焉!」(註1)他生於的家國是晚清時代,經歷中國內憂外患,因為有着這個的歷史負擔,才會出現這份沉重和激越。如果我生於晚清時期,我不會是現在的我。

我幸而生於和平的時代,沒有天災和戰亂紛擾,也沒有I-PAD、INSTAGRAM、WHATSAPP、STEM等速效氣氛所籠罩,我可以把握好生活的節奏,做自己人生的主人,品味到中國歷史、世界歷史、中國文學和宗教科等人文教育固有的樂趣。閒暇時更可以輕鬆讀、隨意讀,讀得自在,自得其樂,譬如《黎東方講史之續:細說秦漢》,使我得以窺見秦始皇統一前後的古中國文明;Beasley W.G. The Rise of Modern Japan. (葉延燊譯。《現代日本的崛起:簡明日本現代史》),讓我領悟到日本崛興的沿革及其民族性的形成。誠然閱讀是一個發掘知識的過程,也可以跨越時空,進入歷史學家的文字世界裏,與歷史上偉大的靈魂交往,帶來思想的震盪,在內心深處瀰溢着一種對人類文化記憶的「溫情和敬意」。當我2006年觀看西安兵馬俑、2007年踏足北京長城,想像和感受到秦始皇時代「男子力耕不足糧餉,女子紡織不足衣服」的悲慟,我楞住了,那份情緒上的激動至今仍難以忘懷。

基於自小喜歡閱讀文史哲,培養出以人為本的終極關懷,基於這份對人的情誼,在意2018年年初「5歲小女孩臨臨涉被虐打致死,其生父及繼母被落案控告謀殺。」(註2)、「大埔公路九巴翻車意外,撞散了19個家庭」(註3),讓筆者深思臨臨的生父和繼母,以及九巴司機兒時的家庭教育是怎樣,如何塑造他/她們長大成人的品性和心理素質,也增強筆者在中學踐行「仁愛」的人文教育之決心。在孔子與弟子對話所結集的《論語》,載錄不少孔子對「仁」的看法:

樊遲問仁。子曰:「愛人。」(註4)

顏淵問仁。子曰:「克己復禮為仁。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顏淵曰:「請問其目。」子曰:「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註5)

仁是人自身內在具有的品德,禮只是規範人們的社會行為的外在的禮儀制度,它是為了調節社會中的人際關係,使之和諧相處。要人們遵守禮儀制度,必須出乎人自覺的仁愛之心。仁愛之心的培養,「家」扮演着一個重要的角色。「家」一直是我們所出、所歸的重要心靈依靠。「家」是感覺受到照顧、關愛和保護的所在。人的品性往往都是被「家」這個環境所塑造而成的,家族歷史以至家庭中人際關係的互動與信念,都會一點一滴地塑造了我們的所思、所感、所為。

家庭是一個多層次的舞台,每掀起一道幕簾,都會出現一個不同的情境。家庭也是一個有生命力的活體,給予人真實生命的感覺,交織着無數細小而寶貴的共同記憶。我嘗自問,大千世界,有許多人際交往,無不及家庭互動的溫馨。

唯願我們常能保存一份生命的本色,珍惜生命不同季節的體驗,此中的幸福感遠非浮華功名可比。

註1:劉鶚︰〈【古文觀止】清 劉鶚:老殘遊記序〉,《文學世眾》,見於http://www.epochtimes.com/b5/8/1/4/n1965027.htm

註2:林劍︰〈【5歲女被虐殺案.拆局】女童臨臨枉死 只因防止虐兒制度落後?〉,《香港01》,2018年1月10日。

註3:劉高麟︰〈大埔公路翻九巴】睹車禍前後一刻難釋懷〉,《香港01》,2018年2月18日。

註4:《論語今譯時析》(香港︰耀中出版社,2016),增訂版,頁126。

註5:《論語今譯時析》(香港︰耀中出版社,2016),增訂版,頁116。

港大中史研究碩士同學會執委 許茵茵

(本文曾於2012年8月《星島日報》「根本月報」專欄刊登,並由「國史教育中心(香港)」授權「知史」發佈,特此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