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青年史學家年獎」十周年記

「香港青年史學家年獎」十周年記

深秋入冬再一年,每逢12月中下旬,向是「香港青年史學家年獎」頒獎禮的時刻。該獎由香港大學中國歷史研究文學碩士課程同學會(下稱本會)主辦,近年委托國史教育中心(香港)統籌。以終為始,十年如一日,十年前的那段歲月,整個香港社會並未如今天,醒悟國民教育的根本實源於國史(香港向稱中國歷史)教育,根深方能葉茂。本會同仁以推動國史教育為職志,不忍當時在香港中學的中史科步向邊緣,在初中、高中的修讀人數每况愈下,思考如何鼓勵中學生、並用點燈行動實踐,期盼薪火相傳,喚起學界乃至社會,特別是年青一代,重新正视這門獨特而寶貴的學科,珍惜中國史學承傳的寶貴。於是繼「全港中學中國歷史獎勵計劃」徵文比賽後,再主辦「香港青年史家年獎」(下稱香港青史家獎)。該獎的設立,旨在鼓勵在學的中六級,预備升讀大學,且有意修讀與文史密切相關學系的同學。参加者先撰寫有根有據的「學史心得」一文,經專家學者審批、再予以參與者面試。勝出者還要等待中學文憑中史科成績公佈,獲中上等成績(5級或以上)者。按優次,可獲優異獎,以及「香港青史家獎」,獎金1萬元正。至今,香港青史家獎已進入第十個年頭。

中華大地,香港與內地,唇齒相依,血濃於水,休戚與共,尋常百家的生活從來都如此,這既是中國歷史的故事,也是香港的故事,同氣連枝,生命共同體。香港青史家獎設立的初衷,就是鼓勵在學年青一代,有志於歷史學問,放情用理,敢於接棒擔當,持守對民族摶成與融洽的溫情與敬意,說真並講好中國歷史故事,這是推動國家民族發展的精神與動力所在。

文化源流悠長的中國,歷史的研習的內容與價值是什麼?周禮、秦制、漢習、唐風、五代浮華亂世、兩宋經濟科研蓬勃、元明清強世與衰運,近代中國處於西風壓境,實質被多國大面積的侵略,東方長期領航的中國要如何自處?廟堂貴胄、萬家煙火,幾乎每一國民,連香港在內恆常捲入東西兩大文化體系及政治衝突的漩渦中,亦東亦西,忽東忽西。近百年的歷史記載,中國老百姓蹣跚卻奮力前行,在21世紀的歷史座標上,中國綜合國力的全面提升,乃至民生的大幅改善,並沒有人再懷疑,但對中國的誤解誤判,依舊深刻,從教育現場看,還需要歷史分析,理順脈絡,是非道理,說清楚、講明白。

孔子編《春秋》「述而不作」,再至西漢司馬遷著《史記》,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為中國歷史學問提上沉穩認真的青燈,特別是司馬遷惹下李陵事件之禍,受腐刑之後,用著史書的超越,取代受辱的抑鬱,寫下不巧巨著,為歷史研習的高尚精神,樹立學術典範與處事為人的楷模,求真求實求永續如《史記》者,就是歷史價值的座向標尺!

歷史研習當非無師自通,透過不同渠道的正規與非正規的教育,潛移默化是必由之路,香港青史家獎能舉辦十年,筆者必須向香港大學校友事務處,年年幫忙,在大學場地矜貴渴求的情況下,借出場地並將活動刊於校友刊物,以誌其事,感激不盡;《星島日報》等主流媒體參與協辦,讓訊息廣傳,特別是《星島日報》的教育版,從去年開始,更容許青史家得獎者,於教育專欄上開設「青史劄記」專欄,細說歷史以導年輕一輩,共倡習史風氣!

教育最關鍵還在於人,丁新豹教授自本會的籌辦期開始,從鼓勵及愛護年青學生習史覓志的前提下,出心出力出錢,歲月有情,無私奉獻;郭媛平女士擔當本會的年度贊助人,年年無條件的捐輸,讓年青人受惠,筆者由衷敬佩!教育局楊潤雄先生自出任副局長至晉升局長,這些年,多次應允本會的邀約,蒞臨頒獎禮出任主禮嘉賓;港大前校長徐立之教授、現任校長張翔教授,同樣亦先後出任主禮嘉賓,筆者衷心銘感,最後要鄭重一提的是《星島》副總編輯、教育版負責區月媚小姐對同學會活動的長期支持,充份驗證媒體人對歷史教育的重視與承擔!

最後,以「歷史教育,情義在心中」,以為「香港青年史學家年獎」十周年記!

香港大學中國歷史研究文學碩士課程同學會會長

何漢權

(本文曾於2021年11月《星島日報》「根本月報」專欄刊登,並由「國史教育中心(香港)」授權「知史」發佈,特此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