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孝──由愛到敬

論孝──由愛到敬

 

傳統中國以農立國,趨向於大家庭制度,特重人倫秩序,家庭意識較之強烈,重視一家團圓,人與人的關係也較為親密。時移世易,經濟生活模式的轉變,社會愈向前推進,家庭意識卻日淡一日,甚至父母與子女的關係都漸走向市場模式,講求自我利益(self-interest),其間之情感,自易動搖。最近香港連續不斷的倫常慘案 ── 肢解父母並雪藏頭顱(註1)和元朗八鄉謀殺案(註2)等,讓筆者反思儒家所言「孝」之寶愛。實踐孝德,子女的心或靈性能感父母之心,感通「父母唯其疾之憂」(註3),故孝順父母須包含愛惜自己,免父母掛心,這份人情的體會和珍惜,超越利害的計算,令子女的人格能有所得。

事實上,人不可能獨立存在,即使終生選擇單身,也不能否定「我」是由父母生,「我」的生命可溯源祖宗,「我」是存在於這個關係網裡,一出生已對其他人有所虧欠,故我們必須心存感激,以及道德自我要求。誠如唐君毅先生所言:「人之不能不當無家庭意識,乃依於吾人之皆當向上看向後看,而知其為父母所生,知其由其父母所造之家庭所養育。人惟賴此家庭存在之意識,而自意識其存在,故人不能無家庭意識而存在。」(註4) 既然人意識其存在乃由父母相愛而生,待我們最厚的就是父母,對慈愛父母必由愛而敬,並履行維繫家庭和諧的責任。

人倫生活是學問的起點。在五倫之中,孝是一切道德之根本。(註5)牟宗三先生言:「開闢價值之源,挺立道德主體,莫過於儒。」(註6) 儒家的代表人物──孔子,他生於公元前552年(註7),時值封建秩序崩壞,傳統價值受到嚴重衝擊,如「八侑舞於庭」、弒君篡位屢見,但他仍堅持「我欲仁,斯仁至矣。」(註8),發揚內心的仁。仁字的寫法是人字從二,可解作兩個人相處之道,又或作「果實裏帶有生命力的種子」。(註9) 孔子認為做人應該為仁,「仁者愛人」,先由報答父母出發,此即孝親,然後將仁心推而擴之。

「孝」除侍養父母外,更須對父母心存由衷的敬意,以免「子欲養而親不在」之懊悔。孔子認為:「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於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註10) ,又要「事父母幾諫,見志不從,又敬不違,勞而不怨。」(註11)。筆者認為父母與子女的成長處境不同,難免有一定的代溝,父母未能納諫,子女顧念父母養育之恩,對父母不生怨懟,積極進諫,讓父母也有所成長,這是隱含對父母的敬愛。

平心而論,現代化讓我們遺忘對人、事、物的情感,人際交往只管追求工具價值,難以學修養,以致不斷出現倫常悲劇。人有仁所以能愛父母,行孝須受禮的約束,「事父母,能竭其力」(註12)、「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註13)。而「禮」之本應為內心有戚戚然、有所觸動,有情而自覺父母長壽而喜,父母衰老而懼。人因着有情而能超越一己個我,顧念萬物之為通,堅守慎終追遠之禮,如清明節掃墓祭祖,排衍思念之情,此乃有情的覺醒。­

港大中史研究碩士同學會執委許茵茵

(本文曾於2013年8月《星島日報》「根本月報」專欄刊登,並由「國史教育中心(香港)」授權「知史」發佈,特此鳴謝。)

註1:〈魔子疑逼分身家肢解父母雪藏頭顱〉,《星島日報》,2013年3月16日。

註2: 〈八鄉逆子首出庭 神情冷靜〉,《香港經濟日報》,2013年3月21日。

註3:石占文:《論語品繹》(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2012),頁29。

註4:唐君毅:《文化意識與道德理性》(台北:台灣學生書屋,2003),頁68。

註5:黎東方:《孔子》(北京:中國工人出版社,2010),頁61。

註6:牟宗三:《中國哲學十九講》(台北:台灣學生書屋,1995),頁62。

註7:黎東方:《孔子》(北京:中國工人出版社,2010),頁3。

註8:石占文:《論語品繹》(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2012),頁164。

註9:關俊棠:《心靈教育反思文集》(香港:塔冷通心靈書舍,不詳),頁81。

註10:石占文:《論語品繹》(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2012),頁30。

註11:石占文:《論語品繹》(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2012),頁85。

註12:石占文:《論語品繹》(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2012),頁10。

註13:石占文:《論語品繹》(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2012),頁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