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足球的黃金歲月

香港足球的黃金歲月

2013年7月,香港足球代表隊剛以0-1不敵菲律賓國家隊,按照國際足協最新的排名,香港在207個國家及地區之中,排名第147位,比菲律賓的第144位、泰國的第142位與及阿富汗的第140位有一定差距。事實上,香港的排名僅較巴基斯坦、孟加拉、印尼、尼泊爾等相對落後國家稍佳,持續在低位徘徊。回想半個世紀以前,香港曾被譽為「亞洲足球王國」,足球水平在亞洲屬於前列,但可惜,香港足球已風光不再,昔日先賢用汗水換來的稱許,只能被束之高閣,讓時光塵封。

近閱由香港一代球星黃文偉所寫的《黃文偉:黃金歲月》一書,重溫了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香港足球的黃金歲月。黃文偉出道於五十年代末期,成名於六十年代,曾為南華、愉園、怡和等本地班霸球會效力,亦曾參與許多重要的國際賽事,為香港及中國爭光,他的足球生涯可說與香港足球的黃金歲月相終始。本文嘗試從「偉仔」的視窗去窺探一下五、六十年代香港足球的黃金歲月,更重要的是前人留下的雪泥鴻爪,有哪些足堪今人借鑑與反思。

修頓──球星搖籃

五、六十年代的香港,經濟處於戰後復甦初期,市民的生活並不寬裕,娛樂事業也不普及,對青少年而言,踢足球成了最便宜的消閑活動。只要有一個足球在手,便可以三五成群,甚至可以讓22人參與其中,既便宜,又熱鬧,對大部份居住於狹少空間的草根階層的青少年而言,到空地上與一眾知已良朋、街坊鄰里,切磋球技,無疑較其他活動更具吸引力。

當時在港九各處均有小型足球場,供青少年於課餘或工餘消閒較技。港島區有灣仔的修頓球場、中環的卜公花園、銅鑼灣的維多利亞公園;九龍區有旺角的麥花臣球場、佐敦的官涌花園等。其中最受歡迎的場地是修頓球場。(註1)球場座落於軒尼詩道與莊士敦道之間,位處灣仔市中心,交通便捷,附近人口又多,球場自然成了香港青少年踢小型球的好去處。由於人流集中,越來越多的足球賽事在修頓球場舉行。這些出現於香港不同區域的球場,不但為青少年的身心成長,提供了有利的客觀環境,而且亦造就出一代又一代的香港足球明星。例如,早期有莫振華、區彭年、黃文偉、畢偉康等,後期有胡國雄、鍾楚維、尹志強、施建熙等,都曾是小型球的愛好者,並且在這些球場磨練過球技。除了一般青少年人外,這些球場亦吸引了不少現役的甲組球員,到場一展身手。特別在球季歇暑期間,不少球星都參與小型球比賽,俗稱踢「衛生波」,以保持狀態。根據黃文偉的回憶,「三條煙」(姚卓然、莫振華和何祥友)、「三劍俠」(何應芬、朱永強和侯澄滔)、「新三劍俠」(陳輝洪、羅國泰和吳偉文)都是修頓的常客。他們常以精湛的球技,令在場觀眾嘆為觀止。這種觀眾與球員之間的親切接觸,其實成了香港足球的無形宣傳,令更多人對本地足球產生興趣及關注。

由於小型球蓬勃發展,不少民間足球團體舉辦盃賽,以凝聚市民對足球的興趣。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由的素盃」,賽事採取無限分制,不論業餘或職業球員均可參賽。因此,球隊均各出其謀,拉攏現役甲組球員助陣,以增加奪標實力。至於「夏令盃」則是最受歡迎的限分制賽事。賽事規定現役球員包括甲、乙組及預備組球員均屬有分球員,一般業餘球員則屬無分球員。而每隊參賽隊伍只容許五名有分球員出賽,令不少業餘球員有機會與一眾球壇明星同場較技,亦成了他們晉身球壇的踏腳石。例如,六十年代南華射手陳朝基、七十年代亞洲第一中鋒尹志強,都出身於此。

足球水平的提升地區聯賽的質素可說是息息相關,而地區聯賽的成敗又端賴球隊的管理、訓練及球員質素。香港亦曾擁有不少管理得法的球會。黃文偉曾先後參加過不少本地頂尖球隊。1958年他加盟新成軍的愉園,1967年加盟傳統「班霸」南華,1968年曾一度「下山」參加財雄城勢大的新軍怡和。(註2)據他的記憶,由於當時怡財力雄厚,陣容都是一時之選,包括有仇志強、黃振烈、駱德輝、龔華傑、鄭潤如、張耀國、陳鴻平、黃文偉、鄭國根、張子岱、葉尚華、鄺演英、李國強等。由於怡和陣容強勁,球員身價不菲,被稱為「十五萬大軍」,是當年的超級班霸。1971年,黃文再度「上山」,效力南華。由於南華有自己的球場,可以制定有系統的訓練計劃。例如,逢星期一、三、五訓練體能,二、四則進行盤球訓練。而且南華會設備完善,有球員宿舍,又設專人照顧球員的球衣、球鞋及足球等,讓球員可以專心應付比賽。

這些超卓的球隊,除了為球員提供一個良好的作賽環境外,對球迷來說,亦成了被追捧的對象,當日雖無有規模的球迷會組織,但每當這些頂級球隊對賽,香港政府大球場(俗稱「埔頭」)都會高朋滿座,展掛紅旗,非常熱鬧。有些不得其門而入的球迷,被迫爬上附近的山坡,遠距離觀賞球賽。此外,每逢南華比賽獲勝,球場外總會聚集一大批「擁南躉」,當球員步出更衣室,便會受到球迷英雄式的歡呼喝采,有些球迷更索性把球員抬起,直送到對面進入南華會側門的斜坡為止。球迷熾熱參與的氣氛,是香港足球步入黃金時期的一個很重要的象徵。

此外,取得輝煌的國際賽成績也是香港足球得以步進黃金時代的重要因素。香港足球在國際賽上嶄露頭角是1958年的東京亞運。當時全由香港球員組成的中華民國足球代表隊參與足球項目的賽事。決賽一役,面對亞洲強隊南韓,香港球員奮勇作賽,雖有林尚義被逐離場,只餘十人應戰,但有賴將士用命,結果由由全場最矮的黃志強(南華鋒將,綽號「牛屎」)頂入一球,氣走南韓,奪得冠軍,香港「亞洲足球王國」的美譽,不脛而走。1960年的第17屆世運會,中華民國於分組賽第一場負意大利1比4,第二場負巴西0比5,第三場負英國2比3。面對世界頂級球隊,雖然連敗三場,但取得三個入球,演出備受讚賞。1964年,中華民國代表隊參加馬來西亞的「默迪卡盃」,對手包括日本、南韓等勁旅。決賽一役,由中華民國對南韓,雙方戰況激烈,但可惜兩無紀錄。鏖戰至下半場70分鐘,黃文偉在中場截得來球,離門三十碼,施放冷戰,皮球直飛網窩,中華民國代表隊再次以一球擊敗南韓,奪得冠軍。球隊凱旋而歸,獲得台北當局高規格接待,除花車遊街外,更獲得蔣介石總統接見,鋒頭一時無兩。

連番勝利令香港足球雄視亞洲,香港人對足球傾注更大熱情,吸引不少年青人加入球壇,六、七十年代,新星湧現,包括:高保強、陳輝洪、吳偉文、林尚義、何應芬、朱永強、姚卓然、莫振華、何祥友、黃志強、羅國泰、張子岱、張子慧、黃文偉等;七十年代,更是人才輩出,例如胡國雄、黎新祥、蔡育瑜、陳世九、郭家明、梁能仁、鍾楚維、尹志強、劉榮業等。

在傳記的最後部份,黃文偉指出香港足球近年來陷於低潮,與球場嚴重不足;球員缺乏生活保障,致人才凋零;球隊管理架構欠健全等有莫大關係。他堅信做好青訓工作,必定可以為香港打造新一代出色球員與足球愛好者。這是一番在香港球壇打滾超過半個世紀的球員的金石之言,是否得到賞音,是香港足運能否重復輝煌的關鍵。

葉深銘

香港大學中國歷史研究文學碩士課程同學會副會長

(本文曾於2013年7月《星島日報》「根本月報」專欄刊登,並由「國史教育中心(香港)」授權「知史」發佈,特此鳴謝。)

註1:修頓爵士(Sir Wilfrid T. Southorn, 1879-1957)是1926-1936年間,香港的輔政司(Colonial Secretary),在任期間熱心公益。1934年,港府於灣仔修建球場,並以修頓命名,以表揚修頓爵士對香港的貢獻。

註2:由於南華會對球員訓練有素,被稱為香港足球的「少林寺」,因此,凡加盟球會,便被稱為「上山」,至於離開球會則被稱為「下山」或「落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