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子事變與新式教育推行

庚子事變與新式教育推行

清光緒二十六年(1900)七月二十日,八國聯軍攻進北京城。翌日,慈禧偕光緒帝出神武門西去避禍。遭此國難,二十六日,帝下罪己詔:不謂近日釁起團教不和,變生倉猝,竟致震驚九廟,慈輿播遷。自顧藐躬,負罪實甚。……今見國家阽危若此,其將何以為心乎?知人不明,皆朕一人之罪。並於二十八日下詔求直言:自今以往,凡有奏事之責者,於朕躬之過誤,政事之闕失,民生之休戚,務當隨時獻替,直陳無隱。

後光緒帝復於十月十日再發上諭,詔內外大臣督撫條呈朝章國政,吏治民生,學校科舉,兵政財政等改革事項,限兩個月內具奏。至十二月初十,限期又過,上諭再發,且明確要求:「著軍機大臣、大學士、六部、九卿、出使各國大臣、各省督撫,各就現在情形,參酌中西政要,舉凡朝章國故,吏治民生,學校科舉,軍政財政,當因當革,當省當併,或取諸人,或求諸己,如何而國勢始興,如何而人才始出,如何度支始裕,如何而武備始修,各舉所知,各抒所見,通限兩個月,詳悉條議以聞。」然後「斟酌盡善,切實施行。」這道上諭的頒發,可謂是揭開清末新政的序幕。

迨至二十七年(1901)三月初三,光緒帝因應京外大臣就改革各抒所見,認為「非有統匯之區,不足以專責成而挈綱領。著設立督辦政務處。派慶親王奕劻、大學士李鴻章、崑岡、榮祿、王文韶、戶部尚書鹿傳霖為督辦政務大臣。劉坤一、張之洞亦著遙為參預。」再者,由於去歲十二月變法上諭所限兩月內復奏期已過,而「各彊臣使臣多未奏到」,故此諭特意催促「其未經陳奏者,著迅速條議具奏,勿再延逾觀望」。

列名督辦政務處的兩江總督劉坤一和湖廣總督張之洞遂聯銜上奏《變通政治人才為先摺》,提出要:參考古今,會通文武、育才興學。設立文武學堂、酌改文科、停罷武試、獎勵遊學;強調培養人才,建立新式學校,改革科舉制度。慈禧對兩人所提建議多表肯定,故於八月二十日發懿旨云:「近者,特設政務處,集思廣益,博采群言,逐漸施行。……昨據劉坤一、張之洞會奏整頓中法仿行西法各條,事多可行。即當按照所陳,隨時設法,擇要舉辦。」

及至十二月初一,清廷派張百熙為京師大學堂管學大臣,「將學堂一切事宜責成經理,務期端正趨嚮,造就通才,明體達用,庶收得人之效」。翌年(1902)七月十二日,張百熙進呈《學堂章程摺》,光緒帝閱覽後認為「尚屬詳備,即著照所擬辦理,並頒行各省,著各督撫按照規條,寬籌經費,實力奉行,總期造就真才,以備國家任使」。各省、府、州縣旋即開辦中西學堂,興學風氣大盛,海外僑民因受影響,也陸續開始籌辦新式學校。(圖左,《香港華字日報》,1902年8月19日)

自此以後,推行西方教育的步伐越走越快。隨著辛亥革命成功,建立民國,學習歐美的教育模式,更是現代中國教育的唯一選擇。影響所及,新文化運動、五四運動,接踵而至,成為年輕一代追求的新方向。務求把舊時代的陋俗去除,成為「新」的青年,以迎接新的年代。今天,眼下新的一代又在追求些甚麼?他們又該如何接棒?年輕人充滿理想、夢想,其幹勁及活力正是社會需要的;但在追求目標的彼時,還需要有思想,有洞察時局的能力。切忌人云亦云,要多看、多聽、多想﹗

香港大學中國歷史研究文學碩士課程同學會會員   周正偉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