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9年5月13日】鴉片戰爭日誌

【1839年5月13日】鴉片戰爭日誌

 #鴉片戰爭日誌 林維喜案事件簿

  • 日期:1839年5月13日

(今日風平浪靜。)

#知史討論

「最後,我們要討論一下鴉片戰爭前鴉片吸食者的人數問題,儘管這個問題十分棘手。

由於中國方面沒有關於鴉片吸食者的統計資料,一個比較可靠的辦法,就是根據鴉片的進口量來推算吸食者的人數。但是,這樣做是有很大困難的。首先是很難確定什麼是鴉片吸食者。因為有的人偶一為之,有的人煙癮很大;有的人吸食了一段時間後最後戒掉了,有的人則與鴉片相伴終身。我們這裡先設定,所謂的鴉片吸食者,應當是指那些經常吸食的人,至少是幾乎每天都要吸食的人。其次,由於經濟條件的不同以及煙癮程度的不同,不同的人每天的鴉片消費量是不同的;此外,不同地區、不同時代的鴉片價格也不相同,這都使得推算出來的結果很難具有絕對的可靠性。因此,這裡所說的鴉片吸食者人數,只能是個大概的估計。

如前所述,一箱孟加拉鴉片重120斤,一箱麻爾窪鴉片重100斤。這些鴉片運到中國後,必須熬成煙膏,才能吸食。根據印度當局的資料,一斤孟加拉鴉片可以熬出7兩煙膏,1斤麻爾窪鴉片則可熬出12兩煙膏。也就是說,一箱孟加拉鴉片可熬出840兩煙膏,一箱麻爾窪鴉片可熬出1200兩煙膏。那麼,一個鴉片吸食者一天要消費多少煙膏呢?包世臣有句名言:『鴉片之價較銀四倍,牽算每人每日至少需銀一錢。』林則徐也說過,『吸鴉片者,每日除衣食外,至少亦須另費銀一錢』。他們的這些話便成了後人推算鴉片吸食者總數的基本依據。據此,鴉片吸食者每天至少要花一錢銀子去吸食鴉片,這一錢銀子所購得的鴉片重量為四分之一錢(『鴉片之價較銀四倍』),也即0.025兩重。這些重量為0.025兩的鴉片,應當是指直接用作吸食的鴉片煙膏,而不是未經煎熬的生鴉片(因為0.025兩的生鴉片只能熬出微乎其微的煙膏,根本無法供人吸食一天)。所以,我們可以說,一個鴉片吸食者每天至少要吸0.025兩的煙膏。這樣,我們可以用以下公式來根據孟加拉鴉片的進口量推算吸食孟加拉鴉片者的數量:

一年的孟加拉鴉片吸食者人數=(一年進口的孟加拉鴉片箱數:365天)×840兩煙膏+0.025兩

我們同樣可以用以下公式來根據麻爾窪鴉片的進口量推算吸食麻爾窪鴉片者的人數:

一年的麻爾窪鴉片吸食者人數=(一年進口的麻爾窪鴉片箱數+365天)×1200兩煙膏+0.025兩

根據上述公式,可以推算出鴉片戰爭前鴉片吸食者的人數:

FB0513表

從表4可知,鴉片戰爭前,中國每年吸食鴉片的人數約二百五十多萬。譚中推算出來的人數與此相近,為二百八十多萬人。不過,譚中的數字可能偏高,因為在有些年份中,他將印度出口的鴉片總額當成了輸往中國的鴉片數。1840年前一個長期從事對華鴉片貿易的外國人也曾估計當時吸食鴉片的中國人為二百多萬。總之,如果一定要對鴉片戰爭前吸食鴉片者的人數進行估算的話,筆者認為二百五十萬人可能比較接近實際。當時全國的總人口是4億,吸食鴉片者在總人口中所占的比例大概為0.6-0.7%之間,不到百分之一。有人說鴉片戰爭前吸食者上千萬,甚至達四千萬,這個數字顯然過高了。即使在鴉片貿易合法化的19世紀末,吸食鴉片者也只占總人數的10%,而『過量』吸食的人占總人數的3-5%,也就是說,1890年前後,中國的癮君子為一千五百萬。我們不要忘記,這個時候,每年進口的鴉片達六七萬箱以上,中國本地所產的鴉片每年達三四十萬擔。」

(本文由「國史教育中心(香港)」授權「知史」發佈,特此鳴謝。知史討論的資料來源:鴉片戰爭博物館官網學術欄目《明清海防研究》第一輯:《1840年前輸入中國的鴉片數量》,作者:龔纓晏。)

國史教育中心(香港)(https://www.cnhe-hk.org/)是民間慈善團體,冀望本「香港心、中國情、世界觀」理念,凝聚社會各界共識,向年青一代、老師及公眾人士,傳承中華文化精萃。

#知史 #長知史 #近代 #近代史 #中國近代史 #歷史 #中國歷史 #鴉片戰爭 #林維喜案 #林維喜 #林則徐 #香港 #澳門 #茶 #禁煙 #禁毒 #日誌 #知史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