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新豹教授——五四雙城考察之旅報告

丁新豹教授——五四雙城考察之旅報告

自從2011年紀念辛亥革命一百年開始,港大中史碩士同學會每年均為高中學生舉辦歷史文化遊學,委員們參考該年中國歷史上發生過的大事,以選定該年歷史文化遊學的考察主題和地點。多年來,我們已先後去過北京、天津、青島、威海、廣州,檳城、新加坡、東京,乃至位於中亞的阿拉木圖、撒馬爾罕、布哈拉等地,同學們通過實地考察,既增進了歷史文化知識,激發了他們探研中國歷史文化的興趣,也加強了他們作為中國人的身份認同。去年秋天,大家選定了五四運動一百年作為二零一九年遊學的主題,五四運動爆發於北京,北大紅樓是必然之選,但除此以外,還有甚麽選擇呢?

五四運動爆發的導火線是巴黎和會,會議舉行的地點是凡爾賽宮,一戰的主要戰場是在法國與比利時接壤一帶地方,這次可以去實地看看 ! 但法國的行程除了凡爾賽宮外,還有甚麽地方值得參觀呢?腦海裏浮現的是多年前遊覽過的楓丹白露宮,那裏的中國廳擺滿了一八六零年法國人在火燒圓明園時掠奪回來的珍貴文物,應該讓同學們認識這個悲痛的歷史片段。原來的構思是先去北京憑弔圓明園遺址,然後在法國參觀楓丹白露宮,後來鑑於時值盛夏,北京酷熱難當,擔心同學們不適,遂取消了圓明園行程。

多年來有一個心願: 去法國東北諾埃爾的華工墓地憑弔一下。這次既然有機會去法國作五四有關歷史考察,這個一戰華工墓地自然不容錯過。原來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三年後中國正式參戰,與協約國結盟,對付以德國為首的同盟國,目的是期望在勝利後以戰勝國地位出席和會,以索回在大戰爆發不久被日本侵佔的青島。但中國對一戰有甚麼貢獻呢?原來自歐戰於一九一四年爆發不久,英法軍隊傷亡慘重,亟需從外地引進勞工以協助煮飯、洗衣服、搬運和掘戰壕等後勤工作,從一九一五年開始,中國已輸出華工赴歐洲戰場協助各種支援工作,前後共十四萬人,其中有接近二千人捐軀,埋骨異地。其中一個主要墓地位於法國亞眠市附近的諾埃爾,多年心願,這次終能如願以償。而親履其地眼見一排排寫上中英文姓名、編號及流芳百世、勇往直前、鞠躬盡瘁等字句的石碑,心裹百感交集,他們為了一戰離鄉别井,客死異域,但這段歷史,國人知者不多,殊為可惜。

既然到了法、比接壤的歐戰戰場,處於德法戰爭重要戰略位置的伊普爾是不能不到的,這個比利時城市在歐戰中被夷為平地,後來按原貌重建,這裏的法蘭德斯戰場博物館是以一戰為主題的博物館,它的前身是紡織會館,是同類主題博物館中規模最大的一間。後來我們參觀時、在展覽的結尾部分看到了巴黎和會中各國代表的座次圖,原來日本代表就坐在中國代表的斜對面,不過,他們有五個正式代表座席,而我們只有兩個座席,強弱立見,雖然從書本上我們都知道在巴黎和會中,我國處於下風,但目睹這個座位表,仍可感受到當年出席和會的中國代表們的憤慨與無助,正印證了弱國無外交這句話。

「弱國無外交」這句話蘊含了百般的無奈和挫折感,這句話原來來自五四運動爆發時中華民國外交總長陸徵祥。這次五四百a1 2周年雙城之旅,通過聯絡,我們有幸參觀了位於比利時布魯日的聖安德魯修院,並得到院長的熱情接待,相信是首批到此參觀的香港人。陸徵祥的睌年就在這裏度過。回顧歷史,他在一九一五年代表袁世凱政府與日本簽署喪權辱國的廿一條,終其一生,一直無比悔疚,耿耿於懷; 一九一九年陸徵祥是出席巴黎和會的我國代表團團長,當年在巴黎,他內外交困,進退維谷,加上身體不適,最後採納了團員顧維均的意見,拒絕簽署。五月四日巴黎和會的結果傳到北京,激發北京大學等院校學生上街。翌年,他辭去官職,並聽從比利時籍妻子臨終時的勸告,在布魯日的聖安德魯修院出家,成為天主教本篤會的修士,並終老於此。他的遺物,仍收藏在修院的一個房間裏。他的房間裏堆放著各式雜物,包括照片、書籍、勳章、畫像和其他紀念品,異常珍貴,是研究中國近代外交史的重要材料,據悉他留下了數以百計的書信,台北中研院近代史所已把這批信函掃描,以供學者參考。

談到五四運動,大家可能只記得五四當天北京學生示威遊行、火燒趙家樓、痛毆章宗祥等事件,但對於中國如何參與一戰、赴歐十四萬華工的貢獻、巴黎和會中國代表團團的座席、團長陸徵祥的傳奇,或未有所聞,或認識不深,是次考察,從伊普爾的一戰博物館、華工墓地、凡爾賽宮、聖安德魯修院到北京的紅樓,正好一一填補了被忽略了的與五四運動有關的歷史片段。至於行程中的滑鐵盧及色當古堡分別是拿破崙及其姪子拿破崙三世當年兵敗投降之地,而楓丹白露宮中國廳的中國文物正是拿破崙三世的軍隊從圓明園掠走的,可見歷史環環相扣,是次行程的每一個地點都互有關連。歷史探究,趣味無窮,這正是我退休多年以來,每年帶領歷史文化考察,樂此不疲的原因。期望同學們回到學校後,可以向老師和同學分享此次考察的見聞,讓更多人對五四運動和巴黎和會有更全面的認識。

a1 1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