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9年1月8日】鴉片戰爭日誌——林維喜案事件簿

【1839年1月8日】鴉片戰爭日誌——林維喜案事件簿

#鴉片戰爭日誌 林維喜案事件簿

時間:1839年1月8日

地點:北京

人物:林則徐、跟丁、廚丁

事件:

中午,林則徐起程出發前往廣東(註1),一行人由正陽門出彰義門,一路南下。剛剛行至京郊良鄉時,林則徐便發出傳牌(註2),要求所經過的各州、縣、驛站遵照執行。在傳牌稿中首先說明:

「照得本部堂奉旨馳驛前往廣東查辦海口事件,並無隨帶官員供事書吏,唯頂馬一弁、跟丁六名,廚丁小夫共三名,俱系隨身行走,並無前站後站之人。如有借名影射,立即拿究。(註3)」

解說:

1) 從京城到廣州騎馬乘轎一般需時兩至三個月。

2) 在封建時代,欽差大臣作為代表皇帝完成特殊使命的要員,按照常規,為了顯示地位尊貴,其禮儀、排場一般是僅次於皇帝出巡的。林則徐發此傳牌,是為了防止有人借欽差出巡之名行騙,有機可乘。他秉承不講虛榮、廉潔自律的一貫作風,沿途食宿一律從簡,嚴禁大吃大喝,只用家常便飯,而且對隨行人員嚴格要求,不允許借機索禮受賄,更不許仗勢胡作非為。林則徐的一紙傳牌在沒落腐朽的封建社會是罕見的廉政宣言,是中國廉政史上的一篇傑作。

這道命令也營造了一種嚴肅的氣氛,使人們感覺到林則徐這次禁煙的決心,特別是在廣東的英國毒販已意識到情況不妙。被當地官府驅逐了一年多也死活不肯離開的老毒販威廉•查頓(William Jardine,1784-1843;又名「渣甸」,55歲)也因而選擇逃離廣州。

註1:林則徐全集編輯委員會編:《林則徐全集:第九冊日記卷》(福建:海峽文藝出版社,2002年),頁364 / 4556。

註2:同上。

註3:〈奉旨前往廣東查辦海口事件傳牌稿 道光十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為傳知事〉,林則徐全集編輯委員會編:《林則徐全集:第五冊文錄卷》(福建:海峽文藝出版社,2002年),頁100 / 2386。

(本文由「國史教育中心(香港)」授權「知史」發佈,特此鳴謝。)

中心簡介:

國史教育中心(香港)(https://www.cnhe-hk.org/)是民間慈善團體,冀望本「香港心、中國情、世界觀」理念,凝聚社會各界共識,向年青一代、老師及公眾人士,傳承中華文化精萃。

#知史討論 | 皇帝權力有多大?摳門道光奈何不了奢侈內務府(中)

歷史春秋網

作者:喻大華

道光皇帝厲行節儉,成天與內務府鬥智鬥勇。有這樣一件事兒,道光帝就沒讓內務府得逞。
  

根據《春冰室野乘》這部書記載:有一天,道光突然想吃「片兒湯」,這是民間一種最普通的麵食,派太監跑去跟禦膳房一說,不料廚師一口回絕,不會做。
  

禦膳房的廚師怎麼這麼大的譜兒?原來,皇帝誰都敢處罰,唯獨對廚師客氣一些。為什麼?怕廚師挨完處罰以後記仇,報復皇帝——下毒。因此,皇帝的廚師很少受罰,而且都是終身制加世襲罔替,沒辦法,這是皇家傳統。
  

道光沒吃上片兒湯,也沒當回事兒。不料第二天早上,內務府大臣請見皇帝,說有重要事情請示,道光帝趕緊召見,一問,原來是內務府奏請增設專制「片兒湯膳房」一所,提出了近萬兩白銀的開辦費。
  

道光帝說前門外飯館一碗片兒湯不過四十文製錢,讓太監去買就是了,何必增設專門的膳房。那就讓太監去買吧!碰了一鼻子灰的內務府大臣扔下一句不陰不陽的話,灰溜溜地走了。下午,去買片兒湯的太監拎著空食盒回來了,報告皇帝前門外飯館倒閉的倒閉,沒倒閉的也不賣片兒湯了。不知這話是真是假,但高價「片兒湯膳房」最終沒開成。
  

《春明夢錄》裡還記載,一次曹振鏞跪奏軍國大事,道光帝一眼就瞥見了他膝蓋上打了補丁(軍機大臣每日下跪幾十次,膝蓋處最易磨損),忙問補這個補丁花了多少銀子。曹振鏞考慮到內務府會報花帳,三思之後,順嘴說了句三兩。
  

實際上,當時三兩銀子能做好幾條褲子了。不料,道光皇帝聽後龍顏大怒,研究軍國大事的心情一絲一毫都沒有了,立即召來內務府大臣,痛駡一頓,指責其補一塊補丁報銷了上千兩銀子,簡直喪盡天良,欺人太甚。
  

沒想到內務府大臣理直氣壯——皇上褲子上的補丁是在蘇州打的,手藝好,工費高自然。而且,您的褲子是湖縐——浙江湖州產的一種絲織品,剪了幾百匹湖縐,才對上花紋兒,所以,您看最後補得天衣無縫。此外,還有保鏢押運的費用也不低……

什麼?還帶了保鏢!道光帝急了。
  

那是自然,萬一褲子丟了,皇上怪罪下來,我們的小命兒不得玩兒完嗎?大運河魯西南段兒治安不好,不得不防。內務府大臣從容應答,而且越說越有理,一幅言之鑿鑿的樣子。道光皇帝不明白其中的是非曲直,竟也無言以對。
  

內務府大臣接著說:「所以,一千多兩銀子根本不貴。皇上要是嫌貴,以後咱就在北京補,不去蘇州,按說內務府的織造處也能補,不過最近內務府快成清水衙門了,織造處的好工匠也走得差不多了,手藝高低您老可得遷就些。
  

道光皇帝一聽,連忙擺手,心裡說以後俺再也不敢麻煩你們了。斥退內務府大臣。以後道光再有縫縫補補的活兒,就找後宮的嬪妃幹,反正她們閑著也是閑著,儘管手藝差點兒,但不用花費啊,而且,龍袍一穿,裡面的褲子也看不出有沒有打補丁。
  

事後,謹小慎微的曹振鏞後悔不迭,幾次想到內務府去解釋一番,又無法張嘴,所以,當道光皇帝向他諮詢雞蛋多少錢一個時,這位曹大人死活不說,就是不知道。為什麼?他既怕說出後得罪內務府,又怕道光帝發誓再也不吃雞蛋,甚至雞都讓後宮去養。
  

當時,大臣來京覲見述職,如果皇帝高興,會留下吃飯,名為賜宴。但說歸說,你可別當真。道光說完賜宴,大臣們心神領會,立即出宮,隨便找個地吃飯去,他們內心裡十分明白:皇帝是不會真的請吃飯的。上諭一發,天下皆知,被賜宴者面子就有了,你還當真想吃這頓飯?現在已不僅僅是節儉,就是摳門!道光皇帝摳門兒就摳門到這種程度。

對比君臣二人,林則徐的「節儉」,和道光帝的「節儉」顯然不同。

歡迎暢所欲言,加入#知史討論。

(知史討論中的文章由「歷史春秋網」授權「知史」轉載繁體字版,特此鳴謝。)

網站簡介:

歷史春秋網(www.lishichunqiu.com)成立於2010年6月,是一個以歷史為核心的文化資訊門戶網站,提供中國古代歷史、政治軍事、經濟文化、中醫養生、書畫藝術、古董收藏、宗教哲學等內容。致力於傳承國學經典,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

#歷史 #中國歷史 #鴉片戰爭 #林維喜案 #林維喜 #林則徐 #知史討論

文案:Ray

排版:Janis

圖片:Jani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