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與回首

突破與回首

中五升中六的暑假裏,身旁的同學都開始了日以繼夜的溫習,編寫着千言萬字的報告。看着埋頭苦幹的他們,再看看自己桌上的行程單,出發之前的我,曾經無數次地叩問過自己,參與這一次旅程,值得嗎?

當天是猶豫着出發,今天是堅定的點頭。

無論在試卷上的分數有多麼的高,對教科書的內容有多麼的熟悉,但踏出了自己的舒適圈,走進了這一個陌生的他鄉異土,方悟自己見識的疏漏,目光的短淺,原來,自己才不過是一隻才疏學淺的井底之蛙。

先別論絲綢之路的商旅成行,粟特人的唯利是圖,成吉思汗的殘暴不仁,帖木兒的南征北討,這一一不在高中中國歷史課程大綱裏的人文知識如何讓人驚嘆不已,就連最簡單的——天氣、入境、交通,乃至於上網與飲食,無一不是令在香港溫室裏長大的孩子深覺自己的渺小。

一直為教科書所困囿的自己,一直緊追着考試測驗奔波勞碌,漸漸的,捨棄了對宏偉歷史長河的追溯,忽略對宏觀歷史發展的探索,磨滅了當初熱愛歷史的初衷。不在考試範圍裏的知識,變得遙遠而奢侈。但在是此行程中,透過各位專家老師們的仔細講解與分析,為我們打開了窺探中亞歷史發展的一扇窗戶,方頓時領悟自己在歷史的大觀園裏,還不過是一個初出茅廬的門外漢,只是一顆微不足道的微塵。當年熱鬧繁華的絲路市場就在眼前,昔日蒙古鐵騎的摧殘痕跡歷歷在目。歷史原來不是深埋在象牙塔中的虛無學問,在我們眼前確確實實的呈現着的,大時代裏的血汗與淚水、興盛與滄桑,其實更是歷史。正所謂,聞名不如見面,沒有親身踏足現場,神遊於昔日文化與經濟交流頻繁的絲路重鎮之中,絲綢之路還不過是教科書上一個刻板的名詞而已。

在華麗溫室裏長大的我們把一切視作理所當然,但到了中亞地區,才驚然的發現,世界很浩瀚,自己很渺小。香港一向為我們熟悉的東西,繁華的街道、優質的服務、舒適的環境,到了中亞,都成了遙不可及的奢侈品。我們一直放縱自己停留在安逸的舒適地帶裏,讓自己的目光只停留在狹窄的框框之內。這一次難得的考察之旅,給予我們一個機會,遠離裏自己自小所習慣的,安樂而細小的圈子,放眼於遼闊無邊,卻又挑戰重重的陌生大地。眼界的開闊,提醒着我們,在無邊無際的宇宙之中,自己還不過是微乎其微的豆點,固然要珍惜所擁有的一切,不過,更重要的是,還要以謙卑的心境,了解和摸索外間壯麗無比的寬闊世界。

香港當然有許多讓外界望塵莫及的優點,但今次所到訪的中亞地區,無可否認也有讓自稱為文化熔爐的香港自愧不如之處。經歷過時間長河的洗刷,蒙古鐵騎的摧折,蘇聯殖民的破壞,不少當初美輪美奐的歷史遺跡不可避免的變得黯然失色。然而,那裏的國人開始意識到保護文物的重要,所到之處,不難發現四周沙塵滾滾、建材四散,重建修復工作進行得如火如荼。回頭反顧自己的家園,或許因為經濟發展、土地不足吧,不少見證着歷史,滿載着大家共同回憶的歷史建築一一化為埃土。不僅是我們的後代,甚至連我們自己,也只能從歷史書籍管中窺豹,瞻仰它們昔日的光彩。何東花園、皇后碼頭,甚至是囍帖街,從此只出現在老一輩的記憶當中;皇都戲院、青山紅樓,也險些葬身於推土機下,成為經濟發展下的犧牲品。其實,古蹟就是香港都市發展的足跡印記,就是歷代香港居民的集體回憶,沒有一本歷史書的記載能比親身參觀飽歷風霜雨露的古蹟,更能啟發大家對我城歷史的重視;沒有一個電視台的廣告能比每天走過見證喜怒哀樂的遺跡,更能喚醒大家對家園鄉土的熱愛。一直以文化交匯之所為榮的香港,連自己的文化結晶也不能妥善保護,任由它們在經濟貿易至上的旗幟下轟然倒下,是又在中亞諸國之下矣。

據導遊的講解,十八世紀之前的中亞恍惚停留於傳疑時代,素來沒有嚴謹的歷史記載,以致無可避免的,出現了無數考證上的困擾與歷史中的懸案。正所謂「欲亡其國,先滅其史」,歷史是任何一個地區,任何一個民族的根本,是值得珍而重之的瑰寶。然而,我們一直忽略身旁的歷史,等到時代的真相已經隨着見證者的撒手人寰而常埋黃土,方頓悟與歷史相逢恨晚。可惜,這個時候已經是覆水難收,歷史的消逝已經是無可挽救了。這樣不只是阻礙了歷史學家的研究分析,更重要的是,有負於孕育大家成長的我城。

喋血山河的常勝將軍,寧死不屈的國特匪諜,義薄雲天的鐵鷹烈士,脫下了血肉模糊的戎裝,成為村口那一個撥扇打牌的老闆,成為茶樓那一個品茗閱報的茶客,成為公園那一個統領將帥的棋手,成為家裏那一個經常希望有人傾聽他的故事,卻永遠被忙碌的腳步聲與不耐的推搪聲掩蓋了嗓子的老祖父。這樣一個又一個飽歷風霜的老人,一個又一個時代巨輪的倖存者,正默默等待着繁忙的下一代收起誘人的手機,停下急速的腳步,放緩緊張的節奏,以關顧的眼神注視着他,以求知的鑰匙逐漸打開緊閉的心鎖,傾聽時代所留下的回憶往事,細觀歷史所遺留的印記足跡。

我們每一個熱愛歷史、心繫香港的年輕人,有關心過嗎?有聆聽過嗎?

歷史的真相一點也不能少,史實的追索一點也不能遲,重蹈十八世紀之前的中亞國人的覆轍而受損的,只會是我城,只會是大家,只會是後代。

八天之後,我拖着佈滿黃沙的行李箱,風塵僕僕的踏出機艙,看着眼前那麼熟悉的登機閘口、入境櫃檯,頓時有種久別重逢的喜悅。隨之迎接着我的,當然還有沉甸甸的教科書,乃至於若洪水猛獸般的中學文憑試。但這八天來的經歷與體會——知識的增長、眼界的開闊、保育的反思,豈在歷史課本之中?豈又在考試範圍之內?

我可以堅定的說:這,值得!

吳倬毅 喇沙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