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家5047公里的一趟旅行

離家5047公里的一趟旅行

烏茲別克和哈薩克,兩者都屬於中亞五國,它們跟香港一樣位於亞洲,但我跟普通香港人一樣對它們鮮有聽聞。直到老師向我推介這個遊學團的那一刻,我才恍然知道原來世界上有這些國家、原來它們跟中國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

烏茲別克,1991年從原蘇聯獨立,是世上兩個雙重內陸國之一,具有悠久且多姿多彩的歷史傳承。古代貫通歐、亞文明的絲綢之路上,幾個重要的歷史名城都在烏茲別克境內,包括撒馬爾罕和布哈拉。哈薩克,為跨洲國家,地跨歐亞兩洲,主要位於中亞北部。1991年蘇聯解體時,哈薩克為最後一個宣布獨立的蘇聯加盟共和國。

經過7小時的航程後,我們終於抵達哈薩克前首都阿拉木圖。值得一提的是我們在哈薩克的導遊,他外貌神似香港藝人洪永城,而洪永城也曾到訪哈薩克拍攝旅遊節目,這還是湊巧緣分啊!言歸正傳,我們展開了參考旅程,首先遊覽了潘菲洛夫公園、澤尼科夫教堂、不滅之火等景點,其中澤尼科夫教堂於1907年落成,是現今全球第二高的木造建築物。潘菲洛夫公園是為了紀念二次大戰中犧牲的28位勇士而建的。我發現哈薩克人的生活步伐很悠閒,黃昏時分當我們仍然奔波於生計、或忙碌於課業中時,他們卻選擇在公園中或是玩耍、或是喂雀、或是漫步於樹影婆娑之中,優哉悠哉地渡過這段時光。晚餐後,我們便乘坐夜機前往烏茲別克首都塔什干,有點可惜的是我們不能住宿於阿拉木圖。

享受了僅僅數小時的五星級酒店體驗後,我們便乘坐高鐵前往撒馬爾罕。撒馬爾罕是烏茲別克舊都兼第二大城市,1219年,被成吉思汗的蒙古帝國攻陷之後,遭受了滅頂之災。如今的撒馬爾罕城是新建的,原來的舊城只剩下一座廢墟,令人不免感到唏噓。抵步之後我們參觀了帖木兒陵寢、雷吉斯址廣場之三大學院群,兩個景點都十分壯觀:帖木兒陵寢色彩鮮豔,具有濃厚的東方建築特色,有球錐形大圓頂,大殿牆身均以純金打造;而雷吉斯址廣場由三座巨大的神學院組成,分別是烏魯貝克學院、希爾多爾學院和提雅卡力學院,它們分佈成品字形,氣勢宏偉。

之後我們在撒馬爾罕遊覽了伊瑪目清真寺、烏魯貝克天文台遺址、沙赫靜達陵墓群等景點,所有的景點都獨樹一幟:伊瑪目清真寺中有古蘭經博物館,烏魯貝克天文台遺址有獨特的40米大理石六分儀和水平度盤,沙赫靜達陵墓群是撒馬爾罕的執政者及其家屬的墳墓,帖木兒大帝的妻子圖瑪-阿卡和侄女圖爾坎-阿卡也葬在這裡。我們也去了Siba農民市場購買乾果等食品。

第四天我們經過六小時的車程後終於到達布哈拉,中亞最古老城市之一。布哈拉極為炎熱且萬里無雲,溫度高達42度。我們漫步於汗王夏宮之中,遊覽之餘還逗那兒飼養的孔雀。夏宮裝修華麗,彰顯了帝王威嚴。我們下榻的酒店座落於古城區之中,與古城區的其他景點互相映襯。其後兩天我們在布哈拉遊覽了波麗卡龍建築群、伊斯曼遇尼清真寺、卡楊宣禮塔、亞克城堡博物館等景點,每一個景點都各有特色:波麗卡龍建築群中建於十二世紀的宣禮塔曾是宣判死囚之地;伊斯曼遇尼清真寺以優美的造型著稱,被譽為「 東方的珍珠」,通過導遊的講解我們獲益良多。

第六天晚上我們便由布哈拉飛返塔什干。同樣是享受了僅僅數小時的五星級酒店體驗後,我們開始了最後一天的緊湊的行程。我們先在塔什干遊覽了帖木兒博物館和紀念碑,之後便飛返阿拉木圖,這程航程可說是驚心動魄,飛機因為氣流一直搖擺,更曾在一秒內急降,把我們嚇壞了。我們在阿拉木圖用過晚飯後,便在市中心的商場購物。凌晨時分便飛返香港,翌日早上八時抵達香港。整個旅程就此完結。

整個旅程就好像一課生動的歷史課,我從不同的遊覽學會了不少課本中鮮有提及甚至從未提及的知識。俗語有云: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親眼所見的事物從來都比書中所讀的知識更令人印象深刻。若非親歷其境,我或許壓根不知中國在一帶一路上對中亞五國的影響是如此大,烏茲別克高鐵項目是由中國徐工集團建設的,所以那裏的高鐵跟中國的車廂結構十分相似。丁新豹博士的講解真是「 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 他有一句話很值得深思:「縱向的歷史可以從別人處聽回來,但橫向的歷史卻要由自己去探索。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的歷史是獨立的,我們要去比較才是真正讀通。」希望將來可以繼續參與這類遊學團,繼續跟丁博士學習。

范上敏 香港真光中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