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茲別克的情史

烏茲別克的情史

時光飛逝,轉眼間我已經探索烏茲別克。這次烏茲別克的之旅令我獲益良多。我們看見了烏茲別克的歷史和發展。還有最不能缺少的是哪裏的風土人情。

烏茲別克是信奉伊斯蘭教的國家。之前對伊斯蘭教認識並不多,經過這次旅程體會到伊斯蘭教的生活方式,和坊間的傳言有很大的出入。烏茲別克的人民熱情好客,無論在哪裏他們都會向我們揮手。而我們生活在發展急促的大城市,面對不少高樓大廈,而這些高樓大廈卻成為我們之間的隔膜,同時也被冷漠的氣氛包圍,很容易忽略身邊的人和事。還有那些五光十色的夜景難以令我們覺得新奇,反而是烏茲別克無邊無際的星空令我們讚嘆不已。那裏的人和事慢慢把我們的冷漠融化,讓我們忘記自己是異地人,接着融入他們的文化。

這次旅程中我接觸到一位賣名信片的年輕人,我在朋友買名信片時,問他附近是否有乾果買,他跟我說對面有,還跟我說如果金額超過某個價錢就不要買。那一刻我有點驚訝,想不到他擔心我會被騙,告訴我合理的乾果價錢。這讓我看見他們善良的一面。如果要了解一個地方除了風土人情外,歷史也很重要。

由於烏茲別克曾被俄羅斯統治過,因此烏茲別克的清真寺都會帶有俄國色彩。不少清真寺都是洋蔥形圓頂,洋蔥形圓頂是俄國建築特色。其實烏茲別克的人民是一個堅強的民族,他們曾被不同的民族統治,而令人最痛心的,成吉思汗為了加快蒙古帝國的儣張,不惜把不少古跡移為平地,甚至犧牲不少生命。難過的是烏茲別克不少人民也成為這些戰爭犧牲者,加上他們有酷熱的夏天和冷得令人感到刺骨的冬天。也許是這些原因令他們有驚人的意志。我從他們身上學會一個道理,如果我改變不了環境,那就改變自己的心態。

烏茲別克也有名留千古的天文學家-烏魯貝克。烏魯貝克在1428-1429年在此建造一個天文觀測站,天文台的基礎是巨大的測角垂直圓,圓的半徑等於40212米,弧的長度是63米。烏魯貝克在此測出的一年的時間長短與現代科學計算結果相差無幾。現在天文台只剩下一座巨大的六分儀,放在離地面11米深、2米寬的斜坑道裏。其實每個人都有興趣和夢想,但如何加以行動和繼續堅持下去,應該很難,因為這是一條漫長的路。

布哈拉汗皇夏宮位於布哈拉市郊,是布哈拉最後一位埃米爾的住所,也是迄今為止留存的唯一一座布哈拉統治者宮殿。傳說布哈拉埃米爾在建皇宮之前曾為選址問題絞盡腦汁。後來聽從一位老者的建議,埃米爾命令殺死四隻羊,並將羊肉懸掛在布哈拉城的四個方向。一段時間後,掛在其它幾個方向的羊肉都已腐爛,只有掛在城北的羊肉新鮮如故,埃米爾認為此地空氣更加清新,於是選擇城北作為建宮地址。

旅途中參觀了不少清真寺,聼見有人在讀《可蘭經》,雖然聽不懂,但聽完後忘記一切的煩惱及憂愁,為心靈洗滌。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中亞之旅令我知識更上一層樓,了解更多中國風情。

朱麗怡 聖公會呂明才中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