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亞遊

中亞遊

在這八天中,我雖然只去了烏茲別克和哈薩克這兩個中亞國家。但我的所學所得卻遠遠超越在課堂中的所學所得。以下是我在遊歷中亞前後的感受和在當地的見聞。

第一,在前往烏茲別克前,我認為當地除了首都塔什干是比較發達的地方外,其它城市和地區的環境都是和北非般,以沙漠景觀為主而且城市建設相對落後。然而,當我在行程簡介會後,便開始改變了我對於烏茲別克的印象。原來這與我想像的不一樣啊!而當地的城市景觀更令我大開眼界,當地的街道非常整潔,衛生而且亦在發展經濟和保育之間取得了平衡,雷吉斯坦廣場的神學院和清真寺內部容許作商業用途,但不會對遺址內部造成破壞;而城市規劃上亦有保留到歷史建築(撒馬爾罕的城市規劃自帖木兒時代起便沒有出現太大的變動)。

第二,發展中國家給予我的形象是治安混亂和貪污腐敗,還有對民眾和遊客的監控嚴密。而一些去過當地的人在他們的遊記中寫到當地的警察會以檢查遊客護照為由收取賄賂,加上當地曾經發生過恐襲。因此我在出發前閱讀了一本有關應對恐襲的書藉,並練習自衛術以防不測。然而,網絡的內容不可盡信。當地的治安狀況並沒有我想像中差,而且當地的警察並沒有過來「檢查」我們的護照(可能他們不會對旅行團下手)。再者,當地人人大多守法(可能受宗教因素影響),街上並沒有出現貧民區。可見 當地的治安並非那麼差,而政府對民眾的監控亦在前總統卡里莫夫逝世後開始放鬆。

第三,這個旅程改變了我對伊斯蘭教的觀感。在現今伊斯蘭恐怖主義肆虐全球的情況下,伊斯蘭教被認為是一個鼓吹暴力的宗教。因此不少人對它持排斥的態度,更有部份國家的政策是以反恐為由針對穆斯林(例:法國禁止女性戴頭巾,美國禁止數個中東及北非國家公民入境),令伊斯蘭教和教徒遭到誤解和歧視。但當地的導遊指出伊斯蘭教的其中一項教條是禁止殺人,而聖戰的最高層次就是與個人慾望的鬥爭。故伊斯蘭國,塔利班等恐怖組織的行徑是扭曲了伊斯蘭教的教義,而他們的行為被人認為是一種挑起仇恨的手段。自此以後,我對伊斯蘭教的觀感由殘暴的宗教轉變為嚴以律己的宗教。

最後,在這段旅程中,我除了加深對中亞歷史和發展狀況的認識和深入了解它與中國歷史的關連外,我的攝影技術亦得到提升。在這8天中,我一共消耗了10筒菲林,而沖洗出來的照片相對於以往的作品而言改善不少。

陳耀智 培僑中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