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維鈞──中國外交的驕傲

顧維鈞──中國外交的驕傲

 

踏進凡爾賽宮,便給它宏偉的氣勢所震撼。1710年全面建成的凡爾賽宮至今已屹立在法蘭西超過300年,悠久的歷史令這座法蘭西人引以為傲的宮殿更添加了一份威嚴。金碧輝煌的建築風格彰顯了路易十四想征服世界的豪情壯志。太陽的光芒照射着這座宮殿,宛如照射法蘭西人征服的榮耀。在十七世紀太陽王路易十四統治的時期,法國是歐洲最強大的國家,凡爾賽宮便象徵歐洲的權力核心,令人望而生畏。除此之外,歷史上多條重要條約都是在凡爾賽宮締結的,就連威廉一世也是在取得普法戰爭的勝利後在凡爾賽宮加冕成為德意志帝國皇帝。由此可見,凡爾賽宮也見證人類歷史的洪流。

凡爾賽宮最矚目的當屬鏡廳。顧名思義,廳內的牆壁鋪滿鏡子,太陽光線的照射令廳內顯得更加璀璨。踏進鏡廳,便可感受100年前那場爾虞我詐的一戰和會,那份和約所帶來的恥辱感;但也可聽見中國代表顧維鈞據理力爭、聲如洪鐘的說辭。俗話說「弱國無外交」,但是這並不妨礙外交人才的輩出,顧維鈞便是當中的佼佼者。作為參加和會的戰勝國代表,顧維鈞只有31歲,可謂是年輕有為。顧維鈞在上海聖約翰書院畢業後到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深造,24歲便獲得法學博士學位,是個不折不扣的「超級學霸」。回國後曾任民國大總統袁世凱的秘書,更以27歲之齡擔任民國駐美公使。若以當今外交標準來衡量的話,顧維鈞的能力確實是無出其右,教人羨慕。

陳泯璋 聖言中學 04e

 

要數顧維鈞的外交成績,當然要數1919年一戰結束後的巴黎和會。中國雖為一戰戰勝國,但孱弱的國力促使西方列強出賣中國的利益,中國不能恢復對山東的主權,更被迫要把山東的主權拱手讓給日本。14萬一戰華工的血汗未能為中國討回公道,更諷刺的是大部分華工都是來自山東,有的甚至客死異鄉,至死也未能落葉歸根。顧維鈞在和會上慷慨陳辭:中國不能放棄孔夫子的誕生之地山東,猶如基督徒不能放棄基督聖地耶路撒冷,震撼了與會各國代表,更獲得美國總統威爾遜的讚賞,然而國力衰弱是事實,中國終不能恢復對山東行使主權,此時國內正爆發五四運動,顧維鈞拒絕在和約上簽字,中國政府法理上不承認和約,顧維鈞雖未能討回山東,卻顯示出中國人民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決心。後來顧維鈞一直活躍在外交界,1920年代表中國政府出席華盛頓會議,九一八事變後加入國際聯盟調查團赴中國東北調查,為中國爭取利益,二戰期間任駐英公使,退休後轉任海牙國際法庭法官,晚年在美國定居,1985年逝世,結束了他傳奇的一生。

是次考察團令我獲益良多,適逢五四運動100周年之際,考察北京巴黎兩地有了更深一層的意義。此次考察活動有多位學富五車,殫見洽聞的治史專家帶領,不但豐富了行程,更從中學會如何治史,實屬幸運,謹表謝忱!亦對國史教育中心(香港)的統籌、明曦公益基金會的贊助和隨團領隊、老師表達謝意!

陳泯璋 聖言中學 11e

陳泯璋 聖言中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