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之遊只是開始

歐洲之遊只是開始

「曾經戲夢巴黎,也不枉此生了,因為這是人生的一站,經歷過了,就永遠不能回頭,就像人海裏四目交投的那個人,摩肩一越過才覺得眼熟,驀然回首,她也回過頭來看看你,就像一夜情之後她留下的一個微笑的簽名,墨水讓微雨溶滴着,流入了三千世界中。」

──陶傑

劉嘉怡 梁式芝書院 02e

在去巴黎讀這段話,未在心頭上泛起漣漪,但去過巴黎後,才感受到此句。以前看巴黎時,總不能脫去浪漫及悲哀的想像──歌手Gainsbourg牽著戀人Jane Birkin在巴黎鐵塔下互相擁抱、高達電影Vivre Sa Vie中Nana當妓女被人殺害的悲慘遭遇,我總是有種六十年代、舊巴黎的想像。到我真的到了巴黎,發現巴黎是新舊融合的地方。她既有舊巴黎的建築、又有富有現代性的商舖,加上行人穿上富有現代感的服飾,我才感受到我在現代。值得一提的是,歐洲人衣著是比較自由的,就算穿得十分暴露也沒有人會用色瞇瞇的目光或特別地留意你,但相反在香港,穿得暴露一點其他人立刻會行注目禮、或有人在背後說穿這麼暴露「搏」甚麼。在巴黎的氣氛是休閒的,每間屋也有個小陽台,人們能在陽台上靜靜地坐下、喝杯咖啡、微暖的陽光灑在人們手中的哲學書,那樣一天就慵懶地度過。就算你只是遊客,也能在隨處可見的咖啡店坐上一整天。歐洲的咖啡店並不像香港的那麼趕,不會有嘈吵、低質的音樂來騷擾你的思維,也不會有種要急著走的壓迫感,坐一整天也不會被趕走。巴黎的隨和令你不自覺的融入其環境,你明白為甚麼藝術家在巴黎住,他們即使住在狹小、髒亂的公寓,每天在陽台抽根煙、灌紅酒,荒廢人生,但他們仍會選擇在這樣自由、無人理睬的環境下生活,創作不同的經典。

劉嘉怡 梁式芝書院 03

可惜,巴黎我只能留短短的兩天,就要出發去法國其他地方,法國城市與鄉村可謂截然不同。在鄉村,住宅區基本上沒有商店,在街道上看著屋裏的小孩互相玩耍、人們拖著小狗一起跑步。小孩也許少見外國人,見到我就騎著單車雀躍的Bonjour、Ca va問候我,我也以Bien Merci(我很好)作應,他們聽見我的回答更加興奮。在那刻,我希望自己能說法文跟小孩談天,鄉村人一概不懂英文,在法國唯有學懂法文才更能融入當地。

劉嘉怡 梁式芝書院 04

在離開法國後,我們一行人來到比利時的Ypres,參觀Flanders Fields Museum,是個一戰紀念館,館中最觸動我的不是一堆軍服、鐵十字勳章,而是一排空凳, 一排代表有份參與一戰的國家,看到空凳禁不住想像一戰所做成的人命傷亡、影響的深遠,及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無言,一切盡在不言中,Lest we forget。

劉嘉怡 梁式芝書院 10

到了比利時首都Brussels,又是另一番體會,是種比巴黎更現代的感覺,名店比巴黎多、車站與住宅的距離很短,人也比較健談、願意助人。我記得在早上跟幾個團員去超市購物,我沒有甚麼想買就走了出超市,在車站的椅子坐了起來,一邊感受晨早的太陽微風,一邊享受藍天美景的時候,有個比利時人主動和我聊天。在巴黎基本上是我主動和當地人聊天,他們才會慢慢放開自己和我談天,比較慢熱,但比利時人卻是較熱情。比利時朱古力非常有名,但比利時人不明白其朱古力的好味之處,只是覺得有朱古力廠在比利時很久,朱古力就這樣出名了。但我卻認為比利時朱古力較為回甘。

劉嘉怡 梁式芝書院 08

說完在歐洲的經歷,是時候敍述在北京紅樓的體驗。很感激主辦單位及一眾老師努力地為我們安排到紅樓的參觀。在那天不開放的紅樓以及平日紅樓不開放給遊客的房間也一一為君開。我們有幸參觀毛澤東在紅樓作書記時的椅子、魯迅教授學生的課室、五四示威前一晚製作標語的房間,這些都是極為珍貴的一手資料。教授也說過看事情第一時間是看一手資料,想研究陳獨秀的話也應該詳讀《新青年》雜誌了解他的思維。

 

劉嘉怡 梁式芝書院 15巴黎只是人生的一站,世上還有很多地方等待我去探索。

劉嘉怡 梁式芝書院 01e

梁式芝書院 劉嘉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