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太靚惹的禍(上)

都是太靚惹的禍(上)

自古以來,人們對俊美容顏有著天然的鐘愛和嚮往。男子樣貌俊朗,即道「貌若潘安」,而女子貌美則更有「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等雅稱。但是容貌真的越靚越好嗎?且看清代李漁《無聲戲》中記載的案情故事。

明武宗(1491-1521)正德初年,四川成都華陽縣蔣府有一名童生(按明清科举制,凡未考取生员即秀才者,均称童生或儒童。)叫蔣瑜,不僅家境殷實,還生就一副白淨英俊的面龐,好不惹人喜愛。只是好景不長,因雙親早亡而家道中落,又屢遇荒年,昔日舊家子弟如今竟落魄到衣食困頓的境地。

蔣瑜年少時就和陸氏定親,這陸氏年幼時相貌平平,倒也五官端正,誰料隨著芳齡增長,竟長成「發黃臉黑、腳大身矬」的模樣!即便如此,陸家見到蔣家這顆大樹已倒,仍想找機會悔親,只是礙於顏面一直不好開口。

蔣瑜家隔壁住了一個綢鋪老闆,名叫趙玉吾。此人生性刻薄吝嗇,又貪慕虛榮,更愛周遭說是道非,鄰里都很討嫌他。趙玉吾四十多歲的時候生了一個兒子叫旭郎,不但身心發育遲緩,終日癡癡呆呆,連長相也頗為醜陋——「面似退光黑漆,發如鬈累金絲。鼻中有涕眼多脂,滿臉密麻兼痣。」

趙玉吾為兒子的親事也算心思費盡,終於找到一戶伐木人家當親家,這家條件尚算富饒,有個女兒何氏,長相標緻,可謂「远山如画,秋波欲流」,只是小妾所生。沒過幾年,何氏父母雙雙病故,趙玉吾生怕何家悔親而遭人閒話,就趕忙托媒人去何家遊說把何氏先接過門,等兒子再長大一點就完婚。

好不容易把何氏接回了家,趙玉吾擔心自己又呆又醜的兒子被嫌棄,於是終日對未過門的兒媳何氏關愛有加,簡直是有求必應,甚至還將把玩多年的一對扇墜送給了她。殊不知,何氏這等知書達理的大家閨秀,全然沒有嫌棄丈夫。

此後,左鄰右舍見不到趙玉吾經常向人炫耀的扇墜,好事者故意問道:「莫不是你看走了眼,那扇墜原是個冒牌貨?」趙玉吾哪裡忍得了這番羞辱,脫口答道:「扇墜當然是真寶貝!只是我那兒媳見了喜歡,便讓她拿了去。」眾人自然是免不了暗自譏笑趙家的兒子無能,還要靠父親差插手來維持兒子的婚姻。

又說蔣瑜,他整日在家寒窗苦讀,以期早日重耀門楣。他的書房隔壁恰好就是趙家兒媳何氏的臥室,這何氏在房中做女紅時經常會聽到隔壁傳來的讀書聲。日子久了,她便好奇去問婆婆:「隔壁的什麼人讀書這樣刻苦,將來一定會有功名成就。」

這說者無心,聽者卻有意。趙夫人當晚就和趙玉吾商量,要把兒媳何氏的臥室搬到前院去,免得一來二去和書生傳出點節外生枝的事。趙玉吾早就有所擔憂,聽完就忙不迭地點頭如搗蒜,第二天清早就胡亂尋個藉口幫何氏搬去前院了。

無巧不成書……(更多精彩,敬請期待下期連載喇!)

國史教育中心

(本文曾於2021年3月24日在龍週報紙刊登,並由「國史教育中心(香港)」授權「知史」發佈,特此鳴謝。)

國史教育中心(香港)(https://www.cnhe-hk.org/)是一家民間慈善團體,冀望秉持「香港心、中國情、世界觀」的理念,凝聚社會各界共識,向年青一代、老師及公眾人士,傳承中華文化精萃。為了向大家提供更好的「知史」體驗,自2021年起,將由國史教育中心(香港)統籌「知史」各平台發展,繼續和大家說一說古人們的故事,談一談有溫度的歷史。

#知史 #古案奇談 #歷史 #中國歷史 #貌若潘安 #容貌 #無聲戲 #明武宗 #蔣瑜 #趙玉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