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晉之亡:上層社會忙於奢糜享受,文人名士忙於清談

西晉之亡:上層社會忙於奢糜享受,文人名士忙於清談

  西晉王朝是一個短命王朝,這個王朝雖有所謂的「太康之治」之盛世,但「太康之治」只是表面的、短暫的輝煌,西晉貴族很快就陷入頹靡腐敗的生活。經過三國之亂的老百姓,經過智暫的大一統,很快便進入更亂的「八王之亂」、「五胡亂華」、南北朝時代。西晉之後的近300年,是華夏民族的災難,漢人在很長一段時期內不被當人看,而被稱做「兩腳羊」。為什麼西晉王朝會造成這種情況,滿朝文武、舉國貴族崇尚奢靡是原因之一。

司馬炎不是一個雄才大略的皇帝

  晉朝人為何熱衷於鬥富,第一責任人其實就是西晉開國皇帝司馬炎。司馬炎是司馬懿的孫子,司馬昭的兒子,晉朝江山的得來,其實司馬懿立了第一功,掌握了曹魏的大權,使司馬家成為三國時期魏國的最大權臣。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是後漢時期的權臣,玩弄漢獻帝於股掌之中。司馬懿的做法,和曹操一樣,甚至比曹操更陰險,更毒辣。

  曹家子孫自從曹芳(包括曹芳)之後,都成了司馬家的傀儡。司馬懿去世後,司馬師和司馬昭這哥倆先後繼承了司馬懿的權力,魏國皇帝的權力被架空。「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說的就是司馬炎的父親。因此說司馬炎是晉朝的開國皇帝,實際上他撿了個落地桃。這個江山是司馬懿與司馬師、司馬昭「搶來的」、「篡來的」,司馬炎是司馬昭去世後,給曹魏最後一擊罷了。

因為江山得來的太容易了,所以司馬炎並沒有像劉邦、劉秀等開國皇帝一樣珍惜。初得江山,司馬炎「勵精圖治」了一小段時間,採取一系列經濟措施發展生產,開創了所謂的「太康之治」,但滅吳之後,他就將「治國」的人生奮鬥目標轉向了「享受」。

  在掌握了國家的最高權力,不盡情的享受,覺得冤得慌。史載司馬炎「多內寵,平吳後,複納吳王孫皓宮人數千,自此掖庭殆將萬人,而並寵者甚眾,帝莫知所適,常乘羊車,恣其所之,至使宴寢。」,後宮嬪妃宮女多達萬人,哪個嬪妃侍寢,需要靠「羊」引路,羊在哪個宮站下了,就在哪個宮睡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當了皇帝的司馬炎為奢侈腐敗開了個壞頭,上行下效,史載西晉「奢侈之費,甚於天災」。司馬炎並非一個雄才大略的皇帝,他的「作風問題」導致西晉僅僅五十年就嘗到了亡國的苦果,成為歷史上著名的短命王朝。

石王鬥富成為西晉王朝最大新聞

  因為晉武帝司馬炎率先垂範,開了個壞頭,所以西晉富人的「時尚」就是追求奢侈豪華,就象現在「小人乍富」的土豪一樣。西晉的富豪們,沒有做慈善的,所有財產都用在追求酒色奢華上,過醉生夢死的生活。

  晉武帝富有天下,後宮一萬。晉武帝的丞相何曾也不是個好鳥,他不但不向晉武帝提出諫議,反而上行下效,暗地裡與皇帝比享受。何曾一頓飯,就要花掉一萬錢,他的兒子何劭看老子如此奢侈,於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一頓飯花掉兩三萬錢,何曾一家人一個月的生活費,就頂一千個平民一個月的花銷,最後吃到不知吃什麼了,為如何吃到更好的東西「上愁」。晉武帝的兒子晉惠帝司馬衷,在民間鬧災荒時,竟然問沒有飯吃,為什麼不吃肉湯呢?史載他是個傻皇帝,智商有問題,其實這正是貴族們嚴重脫離群眾的生活寫照。

  另一方面,一些「偽文人」對奢糜時尚也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比如「竹林七賢」裡的王戎,其實一點也不「賢」。他當了晉朝的司徒,不是幫助皇帝治理好國家,而是貪污勒索,大肆斂財,每天最大的愛好,就是跟老婆在屋子裏數錢。王戎的品行很差,他家有優良的李樹,為了怕別人買了他家的李樹籽種,竟然在賣李子時事先把李核鑽破,別說慈善,連一點分享精神也沒有。有這樣的文人號稱「賢」,可見當時的奢糜之風有多厲害!

西晉最有名的富人新聞,是石崇與王愷「鬥富」。石崇是當時的中國「首富」,他的錢怎麼來的呢?一是當荊州刺史「貪」來的,二是化妝成強盜搶來的;王愷呢,是晉武帝的舅舅,皇親國戚,同時官封後將軍。王愷不服石崇,加上晉武帝撐腰,於是跟石崇鬥起富來。沒想到的是,幾個回合也鬥不過石崇。晉武帝賜給了王愷一顆高二尺多的珊瑚樹,王愷跟石崇顯擺,石崇給他當場摔了,讓下人立碼端出了高達三四尺的珊瑚樹六七株,隨便一顆就可以賠償;王愷用麥芽糖刷鍋,石崇用蠟燭當柴燒;王愷用花椒面漆房子,石崇更過分,用赤石臘當塗料;王愷在家門口用紫絲布做擋風牆,長達四十里,石崇用織錦花緞鋪路,長達五十里;王凱家的豪宅很漂亮,石崇家的廁所讓客人誤以為來到了臥室……皇親國戚王愷「鬥富」完敗土財主石崇,成為當時的最大新聞!

富人鬥富,文人清談,窮人造反

  皇帝、丞相、皇帝國戚、各州府長官、偽文人都追求以富為榮,以奢華為傲,帶動了整個社會風氣的腐敗,導致西晉王朝屢出奇聞。皇帝到官員王濟家吃飯,覺得烤乳豬好吃,王濟告訴皇帝,他們家的豬是用人奶喂大的。這位王濟還喜歡養馬,他們家的馬場用錢幣鋪成,可以說遍地錢,號稱「金溝」;另一位富豪羊琇喜歡喝酒,刻意將溫酒的炭屑揉合成獸形,再用來燃燒溫酒,這種溫酒方法竟然被貴族們效仿而成為「時尚」。

  與富人們爭相鬥富過奢糜生活」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西晉的文人們不關心國事,而喜好「清談」。可能他們對當時的奢糜之風極度失望而無力改變,只能靠「清談」這種方式表達志向吧。著名氣 「竹林七賢」就生活在這個時期。

  喝喝酒,吟吟詩,甚至吸吸毒,成為當時文人們的活法。西晉是毒品「五石散」最興旺的時期,長期吸毒使文人們產生了幻覺,因此當時出現了許多奇葩,有喝酒喝成狂人的,有赤身裸體表演「行為藝術」的,不一而足。

  在這種社會環境下,根本就沒有窮人的活路。當時是世族社會,階層固化,窮人除了造反,是無法改變命運的。富人們如此奢華,並不是因為國家富得流油,而是建立在貧富差距極大的基礎上。窮人吃不上飯,導致饑民遍地,遍地義旗。

  西晉除了「八王之亂」,其實還有遍地的農民起義。在內部王侯爭權奪利,外部少數民族勢力中原爭霸,農民因為饑餓起義造反的歷史環境下,西晉王朝僅僅半個世紀就被各方勢力推翻了。進入東晉時代後的中國狀況就更糟糕了,以前窮人是奴隸,亡國時候的奴隸則乾脆變成了「兩腳羊」,被各方勢力當做「食品」吃掉。歷史真正進入到了「吃人社會」。

  元朝的張養浩有一首詩這樣寫道:興,百姓苦;亡,百姓苦。司馬懿為什麼在歷史上名聲這麼差?不是他本人有多麼壞,而是他的子孫後代建立的王朝,給中國留下了一段黑暗的歷史。在這段歷史裏,富人如此壞,窮人如此苦,風氣如此不正,而這段黑暗歷史,竟長達三百多年……

本文由「歷史春秋網」授權「知史」轉載繁體字版,特此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