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9年7月22日】鴉片戰爭日誌

【1839年7月22日】鴉片戰爭日誌

 #鴉片戰爭日誌 林維喜案事件簿

  • 日期:1839年7月22日

#知史討論

「在看夠了銷煙池之後……我與經先生由盧和王清帶領,向圍欄的東頭走去,來到欽差大臣的棚屋前。這些棚屋寬大而又普通,用竹搭成,就像中國人的臨時戲棚。接見廳寬約 20平方英尺,地勢稍墊高了些,朝西而開,以讓銷煙池和碼頭可以一覽無遺。地面鋪上了地毯,牆上掛著卷軸。走到離大廳只有幾步時,盧把我們準備會見的官兒一一指給我們看。欽差大人獨自坐在東邊一把寬大的交椅上,左右各放一張桌子,廣東水師提督坐在欽 差大臣的右旁,廳的北邊;海關監督和按察使坐在他的左旁,廳的南邊。其餘官員則侍立在廳的內外,他們身著夏服,腳蹬絲靴,頭戴無邊草帽,上面別著表明官階的頂戴。

 ……會談就開始了。它足足進行了兩個鐘頭,盧和王清是主票的發言者。他們首先對欽差大人講話,然後又來與我們交談。欽差大臣以詢經先生是石收列了他前些時侯從廣州 發給他的一封信作為談話的開端。在回答時,經提到了最近的措犯(給外國人)所帶來的不便和損失,並詢問能否作出任何關於今後不再發生類似青牛的保證。這是為要求得到有關今後允許船隻進港條件的詳細說明開路。大人說,由於對走私鴉片的禍首過於寬大,惡行得以偷偷地、逐步發展,現在已到了忍無可忍的時侯了。最近所實行的嚴厲措施,目的完全是為了撲滅鴉片買賣。他說,違法的交易必須馬上制止,其他正當貿易則受保護。在 對這一點激動地說了許久之後,欽差大臣給了我們下面這篇檔:

『凡經營規矩正經之貿易,並與夾帶鴉片之惡行確無牽涉之船隻,應給予特別優待, 不受任何連累。

凡從事偷運鴉片之船隻,必嚴加查究人重罰治,不施一絲一毫之寬容。

總而言之,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善者不必掛慮,照常互市,必無阻礙,至於惡者,唯有改惡從善,不存癡想,方為正路』。

在談話的過程中,經先生交給欽差大臣兩份檔。一份是關於他自己的船隻的,要求讓它們照常進港貿易。對此,大人認,應給予應允。第二份檔,提及在那些事件中新近 出現的不愉快及危險的局面之後力陳必須及早賠償一切不應有的損失,充分保證不再發生諸如中斷正常貿易之類的下造,並明確宣佈,嚴厲的措施只是針對鴉片買賣。檔進一步建議,為了消除目前的壞事,防止重新發生,為了維持和平和擴大貿易,港稅必須按貨物的價值來確定,順北而上的另外三個港口,應對一切外國人開放,商人應被允許攜帶家眷一同居住,一切刑事案件的犯人,應在地方法官的參與下,由其本國的領事官自行審理,今後全權大使應進駐北京,以靠近皇帝,等等。

欽差大人特別關注地詢問了英國人撤離港口的意圖,以及同英國女王及其他歐洲君主 通訊以什麼方法最好,他想在撲滅鴉片買賣中取得他們的合作。他還想索要地圖、地理書和別的一些外國圖書,特別要求給一本完整的馬禮遜所編的《漢英字典》。

從談話和詢問的整個傾向來看,非常明顯,欽差大臣過去、現在的目的都只有一個, 就是消滅鴉片買賣和保護合法正大的貿易。確實,不論是在談話的態度或內容,他都不時表示出有幾分偏袒他的國家和君主,以及對他人的漠視,而這些人都是如此傑出的政治家。自始至終,他既和藹又耐心,一點也不『野蠻或粗暴』。他看來不滿45歲,矮個子,相當壯實,一張光滑的圓圓的臉,細長的黑鬍鬚,一雙敏銳的黑眼睛,聲音洪亮,口齒清晰。他的臉容表明他是一個辦事認真而又縝密的人。當經先生不肯對那些行商們發表評論時,他露出了唯一的一次微笑——幾乎是大笑。他的提問是:他們當中誰最好?經先生沒有回答。對英國海軍力量,尤其是對汽船的介紹,似乎使他相當不快,有一兩次皺起了眉頭。告別欽差大臣後,我們按來時的方式被送了回去。隨後還給我們送來了一大堆禮物。 ……次日日落時分,我們帶著滿足的心情,回到了澳門。」

(《鴉片戰爭日誌》取材自林則徐親撰的銷煙日記,每天帶你了解當年今日的歷史事件。本文由「國史教育中心(香港)」授權「知史」發佈,知史討論中的資料來源:鴉片戰爭博物館官網學術欄目《林則徐廣州禁煙與美國人的關係》,作者:邵雍,特此鳴謝。)

國史教育中心(香港)(https://www.cnhe-hk.org/)是民間慈善團體,冀望本『香港心、中國情、世界觀』理念,凝聚社會各界共識,向年青一代、老師及公眾人士,傳承中華文化精萃。

#知史 #長知史 #近代 #近代史 #中國近代史 #歷史 #中國歷史 #鴉片戰爭 #林維喜案 #林維喜 #香港  #漢英字典 #美國 #林則徐 #虎門銷煙 #禁煙 #日誌 #知史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