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9年7月21日】鴉片戰爭日誌

【1839年7月21日】鴉片戰爭日誌

 #鴉片戰爭日誌 林維喜案事件簿

  • 日期:1839年7月21日

#知史討論

「對於林則徐是否會徹底銷毀收繳的鴉片,在廣州與澳門的一些外國人持懷疑態度。早在1835年《中國叢報》的編輯在一篇銷煙的報導中就認定『沒人會認為全部、或是大部分會被銷毀』。這次外國人『對於欽差大臣究競如何處理已經呈繳的鴉片,揣測頗多』。『許多人聲稱中國人將不會銷毀一斤鴉片,而同時又有許多人斷言,假如真的實行銷毀,大量的鴉片將會被竊走……

在銷煙期間,『其遠近民人來廠觀看者,端節前後,愈見其多,無不肅然懍畏。並有咪唎堅國之夷商經與別治文、弁遜等,攜帶眷口,由澳門乘坐三板,向沙角守口之水師提標遊擊羊英科遞稟,求許人柵瞻視。臣等先因欽奉諭旨,准令在粵夷人共見共聞,鹹知震讋,曾經出示曉諭,是以該夷等遵諭前來。且查夷商經等平素系 作正經買賣,不販鴉片,人所共知,因准派員帶赴池旁,使其看明切土搗爛及撒鹽燃灰諸法。該夷人等鹹知一一點頭,且皆時時掩鼻。旋至臣等廠前,摘帽斂手,似以表其畏服之誠。當令通事傳諭該夷等,以現在天朝禁絕鴉片,新例極嚴,不但爾等素不販賣之人永遠 不可夾帶,更須傳諭各國夷人,從此專作正經貿易,獲利無窮,萬不可冒禁營私,自投法網。該夷人等傾耳敬聽,俯首輸誠,察其情形,頗知傾心向化,隨即公同賞給食物,歡欣祗領而去。』

隨同經一道前往觀看銷煙的美國傳教士、廣州《中國叢報》(TheChinese Repository) 編輯兼重要撰稿人裨治文(E.C.Bridgman)事後寫了鎮銷煙》,以記其事。林則徐 選擇鎮口銷煙是有道理的,因為廣東水師參將署就設在那裡,離1810年設立的廣東水師 提督衙門所在的虎門不遠。而且鎮口附近海口較窄,又點眾多炮臺護衛,能夠有效地防範 英國兵船對銷煙可能的滋擾和破壞。

裨治文是免費乘坐美國商人奧利芬(David_Olyptent)的貨船並接受其資助來華的。他與所有美國傳教士一樣,來華後均受到奧利蘇商行的接待,免費住在該商行提供的住房 內。他在《鎮口銷煙》中寫道: 1839年6月15日下午,應經先生之 我與他同乘升遜船長的『馬禮遜』號,從澳門起程,溯通往穿鼻的河道而上經先生此行的目的有二:一是親眼看看銷煙,然後到其附近看看,二是詢問今後允許航只開邊慮門的條件。由於許多人聲稱中國人將不會銷毀一 斤鴉片,而同時又有許多人斷言,似如真的實行銷毀,大量的鴉片將會被竊走。因此,一些外國人能到銷煙的現場去看看,似乎是令人嚮往的。所以,我們很高興利雨作為這樣一個異常的場面的見證者的機會,決心對欽差大臣親 自監督下所進行的這一工作的忠實性,實行盡可能多的調查和觀察。……16日中午時分,『馬禮遜』號在穿鼻洋拋錨,停泊在阿娘鞋炮臺下游約二英里,船鴉片繳交站附近,離穿鼻炮臺的炮位和晏臣灣的中國戰船不足半英里。下午,我們把一張名片和一份說明此行 目的的稟帖交給站上的一位水師頭領。他先是埋怨了一陣,說了些本應在澳門提出要求之類的話,然後答應派專差將它們送呈欽差大臣,並在明日中午以前答覆我們。第二天日出時,一位從艦隊過來對『馬禮遜』號進行查詢的領航員告訴我們,要求將會被應允。……

上午9時半,一隻大駁船駛來相靠,載來了一位船長級的水師軍官盧大鉞。……他 說,他奉欽差大人和他的上司水師提督之命,特地趕來通知,經先生前往鎮口的要求已獲批准。……他還非常禮貌而且極具風度地——對一個漢人來說——邀請經夫人一同前往。……

10點鐘,我們離開『馬禮遜』號,一行人中包括經氏夫婦,升遜船長和我,以及六 名水手。盧的船在前頭開路……我們的快艇隨後跟進。……經過沙角,在和風與潮水的推動下,到達鎮口。……位於河道東岸的鎮口,是條南北走向的狹長的村子,約有三分之一 英里長。銷煙的場地,選在一側河岸邊,處於一座小山的陡坡旁,離村莊的北端不遠。場地的面積約400~500平方英尺,用竹籬圍得嚴嚴實實。當我們一行從村傍走過時,看見船上、屋頂和山邊都擠滿了一群群的觀眾。到了碼頭,大小戰船嗎鑼擊政致敬,兩隊制服端整的士兵,一隊在圍欄之南,一隊在圍欄之北,各在自己的旗號下集合。……

即將登岸時,嚮導盧……說明這次參觀的安排:我們將首先詳細察看工作的各個部分,然後謁見欽差大臣——如果我們希望這樣的話。他遼宣佈,參觀的時間由我們自己決定,在各個地方願意看多久就看多久。

我們一行離艇登岸,沿著碼頭步入圍欄。如前所起,這是一片廣闊的地區,四周用粗 大的竹樁圍住,就像一座馬來人的營地。除了東面,每邊都有門,門口設有哨兵,沒有通行證,誰也不准進去。出門時,人人都要接受檢查。工作人員的數目,據說有500人左右,其中文武官員不少於60~80人。……所有的5員都是派來做檢查員和監督員的,其中一部分人在設於圍欄內各處的席棚裡生在高了的座位上,以監視整個活動。他們的位置,使得任何活動都逃不過他們的眼睛。些這樣的崗位晝夜都有人輪流值班。另一部分官員則監督把鴉片從箱中取出來這些箱子貯存在大圍欄裡面的一個小圍欄中。當鴉片從船艙搬上來時,檢查特別嚴格,以核對鴉片箱或袋的數目與裝運時是否相符。

在圍欄的西部,正靠欄邊的地,有三口池子,由東向西排列,長約150英尺,寬75 英尺,深7英尺,用石板輔設而成,四周圍以粗大的木柵。每口池子各有柵欄,只在一側設 門。當我們到達那裡時,一口沒有鴉片,一口正在投入,另一口已接近可以排放。

 ……盧告訴我們,銷煙是在本月3日開始的,到23日將完成。他說,起初,每天還 銷毀不到1000箱,但在我們參觀的那天,他認為可接近1300箱了。

到了11點半時,我們已把銷煙過程的每一個部分都反復察看過了。他們在整個工作中那種細心和忠實的程度,遠遠出乎我們的意料之外,我不能設想還有什麼別的能執行得比這項工作更為忠實的了。在各個方面,監視顯然比在廣州拘留外國人時嚴密得多。鎮口有個可憐的傢伙,只因為企圖帶走身邊的幾小塊鴉片,一經發覺,就差點被就地正法。即使能偷得到,其數量也只能是微乎其微,而且還要冒最大的生命危險。至少,這使我不得不相信了。」

 

(本文由「國史教育中心(香港)」授權「知史」發佈,知史討論中的資料來源:鴉片戰爭博物館官網學術欄目《林則徐廣州禁煙與美國人的關係》,作者:邵雍,特此鳴謝。)

國史教育中心(香港)(https://www.cnhe-hk.org/)是民間慈善團體,冀望本『香港心、中國情、世界觀』理念,凝聚社會各界共識,向年青一代、老師及公眾人士,傳承中華文化精萃。

#知史 #長知史 #近代 #近代史 #中國近代史 #歷史 #中國歷史 #鴉片戰爭 #林維喜案 #林維喜 #香港 #裨治文 #美國 #林則徐 #虎門銷煙 #禁煙 #日誌 #知史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