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9年5月11日】鴉片戰爭日誌

【1839年5月11日】鴉片戰爭日誌

#鴉片戰爭日誌 林維喜案事件簿

  • 時間:1839年5月11日 
  • 人物:林則徐

(今日風平浪靜。)

#知史討論

「關於1838一1839年度的進口鴉片數,主要有以下這些材料:根據1840年澳門報紙公佈的數字,1839年1月至6月售出的孟加拉鴉片為11365箱,麻爾窪鴉片7567箱,兩者共計18932箱。我們知道,一個貿易季度一般從10月份開始到第二年3月為止。到了1838年,廣東政府禁煙運動越來越嚴厲。1839年1月30日,英國商務監督義律報告說:『四個月以來,各地鴉片貿易的停滯可以說是完全而又徹底。』1839年春,『鴉片價格下跌了百分之十,財運在幾個小時內化為烏有。市場上到處充斥著鴉片,從中國返回的每一艘鴉片快船都在散佈著關於中國形勢的最令人擔憂的消息』,美國旗昌洋行甚至退出鴉片貿易,不再訂購印度鴉片。在這樣的形勢下,輸入中國的鴉片當然不會很多。1843年的英文報紙《中國叢報》估計,1838-1839年輸人中國的孟加拉鴉片共為14642箱,如果再加上麻爾窪鴉片等,該年度進口的鴉片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超過2.5萬箱。由於林則徐的禁煙,1839-1840年度,輸人中國的孟加拉鴉片大減,為4780箱,1840-1841年度為5852箱,隨著中國在鴉片戰爭中的失敗,輸入中國的鴉片也在增加,1841一1842年度進口的孟加拉鴉片為11378箱。

總而言之,我們認為,從1835年到1839年,平均每年輸入中國的鴉片約2.5萬箱。根據各種資料,我們認為鴉片戰爭前每年輸人中國的鴉片數量大致如下:

FB0511鴉片價值表1 1

FB0511鴉片價值表1 2

FB0511鴉片價值表1 3

表1中,1816-1817年度之前印度輸往中國的鴉片數量(孟加拉鴉片與麻爾窪鴉片),依據的是《報告》和馬士的《關係史》。關於1817一1818年度輸入中國的麻爾窪鴉片數量,《報告》及《關係史》都說是781箱,但《東印度公司對華貿易編年史》說,這一年僅輸到澳門的麻爾窪鴉片就有1200擔,此外還有一些輸到黃埔,因此,我們定為1300擔。從1818-1819年度開始,到1833一1834年度,根據的是《編年史》第三、第四卷中每年的年度報告。1834一-1835年度依據的是《報告》(其中孟加拉鴉片進口數與《關係史》相同)[31]。關於1835年以後的鴉片進口數,我們前面已經討論過了,大約為平均每年2.5萬箱。

關於輸入中國的土耳其鴉片數量,表1自1805一1806貿易年度起到1820-1821年度為止,根據的是《東印度公司對華貿易編年史》所附《美國船隻輸入廣州貨物表》。由於《美國船隻輸人廣州貨物表》所依據的資料來自英國東印度公司駐廣州大班們的報告,而這些大班們又不一定完全掌握美國人的貿易情況,所以,表中的資料是不完整的。另一方面,將土耳其鴉片運到中國的固然以美國人為主,但其他國家的商人也從事這種毒品貿易(儘管數量不多)。所以,實際輸人中國的土耳其鴉片一定要超過本表所列的數字。根據《東印度公司對華編年史》中的年度報告,在1821一1822年度,美國人運來土耳其鴉片437箱,英國人運來土耳其鴉片15箱,葡萄牙人運來土耳其鴉片60箱,共512箱。1822一1823年度以及1823-1824年度運到中國的土耳其鴉片數量,也是依據《東印度公司對華貿易編年史》中的年度報告。1824-1825年度、1825-1826年度以及1826-1827年度,依據的是美國駐士麥拿領事館的報告。從1827一1828年度開始歷年輸入中國的土耳其鴉片數,依據的是《東印度公司對華貿易編年史》中每年的年度報告。

表1中各種鴉片的總和近四十萬箱,再加上那些沒有統計進去的鴉片數量,可以大概確定1840年前輸人中國的鴉片總共約四十多萬箱。對於不同種類的鴉片來說,一箱的重量是不一樣的。孟加拉鴉片每箱重約一百二十斤,麻爾窪鴉片和土耳其鴉片每箱的重量為一擔(100斤)。不同種類的鴉片在中國的售價是不同的,同一種鴉片在不同的時代售價也不相同,就是同一種鴉片在同一年份中也有高低不同的價格(參見表2)。這樣,要根據輸人中國的鴉片數量來確定其價格,有一定的困難。好在自1817年起,我們可以找到歷年的鴉片進口價值(參見表3)。當然,這也不可能是完整的,我們可以據此而基本上瞭解這些鴉片的大概價值。

FB0511鴉片價值表2

FB0511鴉片價值表

由表3可知,自1817年起,輸人中國的鴉片共值2.223億西班牙元,按每個西班牙元等於0.72兩換算,則為1.6多億兩銀子。而1817年之前輸人中國的鴉片大約值5500萬西班牙元,約合4000萬兩。上述兩者共計約2億兩。也就是說,在鴉片戰爭爆發前,中國人為了購買鴉片這一毒品,支付了約2億兩的白銀。但是,這2億兩白銀並非全部以現銀的形式運出國外,而是被用在以下幾個方面:首先,這些白銀中的一大部分通過一套資金匯劃制度而轉化為英國東印度公司在中國的投資,用來購買茶葉等運回英國的貨物;其次,它被用來購買那些運回到印度的貨物;第三,它被美國商人用來購買運到美國及其他地方的中國商品;第四,它以高利貸的形式借給了中國行商(鴉片戰爭後的《南京條約》規定中國賠償商欠300萬元);最後,還有多餘的部分則以現銀的形式運出中國。

關於鴉片戰爭前中國白銀(其中包括一點黃金)的外流數量,有不同的說法。有的人認為鴉片戰爭前十年每年外流的白銀為1000萬兩,有的人甚至認為每年外流量為3000萬兩。這些說法都過高了。早在鴉片戰爭前的1836年,程恩澤曾寫道:『歲出洋銀,或雲千萬。儀真相公(按:即阮元)雲:過甚其辭也。不過五六百萬;然洋錢亦自外而入,乘除之,尚不至二三百萬。然不可久,久則中國之儲竭矣!』那麼,鴉片戰爭前到底有多少白銀外流呢?根據譚中的統計,從1829年到1840年,中國流向印度的中國紋銀為25548205元,外國銀元為26618815元,黃金為3616956元,共計55783976西班牙元,平均每年為465萬元,約合白銀335萬兩。其他資料也表明,鴉片戰爭前中國輸往印度的白銀,最多的為平均每年428萬兩多點。當時中國的白銀外流,主要是流向印度,這是由於印度的對華鴉片貿易而引起的。此外,還有一些白銀流向英國等地,不過數量不多。因此,無論如何,鴉片戰爭前白銀外流的數量不可能達到平均每年一千萬兩。前幾年有人認為,鴉片戰爭前外流的白銀,最多為平均每年500到600萬兩,筆者認為,這個數字是比較符合事實的。」

(本文由「國史教育中心(香港)」授權「知史」發佈,特此鳴謝。知史討論的資料來源:鴉片戰爭博物館官網學術欄目《明清海防研究》第一輯:《1840年前輸入中國的鴉片數量》,作者:龔纓晏。)

國史教育中心(香港)(https://www.cnhe-hk.org/)是民間慈善團體,冀望本「香港心、中國情、世界觀」理念,凝聚社會各界共識,向年青一代、老師及公眾人士,傳承中華文化精萃。

#知史 #長知史 #近代 #近代史 #中國近代史 #歷史 #中國歷史 #鴉片戰爭    #林維喜案 #林維喜 #林則徐 #香港 #澳門 #茶 #禁煙 #禁毒 #日誌 #知史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