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的出版商

古代的出版商

圖書出版是典籍延續、文化傳遞的重要手段,這和歷史文明的發展密不可分。假若沒有圖書出版,人類的文明很難得以全部延續。無論是竹簡木牘還是紙張帛書,都算是圖書出版的方式。古代的圖書出版,經歷了一個漫長的發展時期。在它逐步發展的歷程中,它和書籍載體、傳播手段等因素都有密切的關係。為了傳承文明,古人很注重圖書傳播。早在竹簡木牘興盛時期,政府已經讓典藏圖書的機構負責抄錄書籍了。  

伴隨著印刷術的流通,皇家特意設立了刻書機構,並委派官員專門負責;民間士人也熱衷於圖書傳播,私下傳抄燒錄。就官方而言,南宋便已在國子監印行書籍。宋代的崇文院、秘書監、司天監等,及地方各級書院都曾刊行書籍。清代的內府是重要的圖書刊印場所,統治者在皇宮內的武英殿設立專門印書機構,其所刻印書籍名為「殿本」。就民間圖書出版而言,是與圖書發展貫穿始終的。自從有了書籍,非官方的出版便已經開始起步。漢代的「傭書」業興起,為了養家糊口,不少人都曾從事此業,東漢的班超就曾因家境貧寒而委身「傭書」替人抄書。隨著印刷術的發展,不少書鋪印行書籍,藉以謀利,成為民間的出版場所。宋代的很多大都市都有印書的坊肆,他們燒錄書籍精美準確,還常給官府刻印書籍。  

私人、官方和書坊三者構成了古代圖書出版的基本格局。私人刻書多有偏重,但數減較少,種類有限;官方刻印書籍實力雄厚,常編纂大型圖書;而書坊出版物則帶有明顯的商業色彩,書籍多為滿足市場的需求。這三種方式相互配合,使得古代的圖書出版更趨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