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 Kong還是Hongkong

Hong Kong還是Hongkong

國史教育中心(香港)

作者:馬冠堯

香港中文是兩個字,查香港兩字來源,有幾個傳說,如香木、香,江,香姑和紅香爐汛等說法。但無論如何,始終都是兩字。1841年後,香港憲報卻使用一個英文字Hongkong代表香港,其後的《英皇制誥》和《皇室訓令》亦源用一個英文字。以香港為名的公司如香港上海滙豐銀行和香港黃埔船塢的英文都跟從政府採用一個字,當時兩份英文報章《士蔑西報》和《孖刺西報》中,香港亦採用一個英文字,內容當然統一,包括《德臣西報》。但到1926年9月3日,港府刊憲將香港定為兩個英文字Hong Kong,推翻自1841年以來使用一個英文字Hongkong的用法。究竟香港英文是兩個英文字還是一個英文字?今天我們由香港中文名說起。

香港之名的傳說

有一傳說是東莞及新安縣盛產香木,香農將土沉香製成香製品出口,香港以運香木出口而著名,因此,被稱為香港。1816年阿保醫生(Dr. ClarkeAbel)書中描述的香港瀑布,一般推算是香港西南的瀑布,即薄扶林附近的溪水,被稱為「香江」,香江入海口就被稱為香港。又有一傳說是有一女海盜香姑(張保仔之妻),由於她盤踞今香港島,所以該島被稱為香姑島,簡稱香島。

「紅香爐」與香港島

另一個名字「紅香爐」,則是萬曆年間(1573 - 1620),郭棐編撰的《粵大記》所附海圖中,用作香港島的總稱:其後亦見於王崇熙的《新安縣志》〈兵制條〉(1819):阮元在道光二年(1822)所編的《廣東通志》亦有「紅香爐水汛」一詞。陳倫炯著的《海國聞見錄》沿海圖中,標示出「紅香爐山」,按其位置應為香港島。王崇熙的《新安縣志》附錄的海圖把紅香爐及赤柱標示為兩個島嶼。現存巴黎法國國家圖書館和大英圖書館的《廣東沿海圖》都與上述地圖相似,巴黎法國國家圖書館藏的《粵東洋面地圖》內,「香港」標於「紅香爐」之左下方,紅香爐島上畫上營汛標誌。

根據上述文獻記載,紅香爐是汛站,不是村莊。1841年《香港轅門報》所載香港島在開埠時的人口分布共有16條村,其中包括「紅香爐」,是一條有約50名居民的小村。這顯示出「紅香爐」這個原來的汛站終於成為一條村莊。這說法是來自香港歷史學者丁新豹教授的考證,比起傳說有說服力。

Hongkong一字改兩字

說回1926年9月3日港府刊憲將香港英文一字改兩字,遠在英國的前大潭水塘駐地盤工程師,後為利安顧問工程公司(Leigh & Orange)顧問的安占士(James Orange)撰文英國報章,質詢殖民地部支持修改的原因,得到港府回覆是九龍一貫是用一個英文字。他問港府為何不将北京和上海改成兩字,又問電報公司在收費上是否要加多一字的費用。香港《南華早報》、《士蔑西報》和《孖刺西報》均有報道。香港憲報自始就改成兩字,但各大西報仍然保持用一字。

1952年8月6日一名署名「香港市民」撰文《南華早報》詢問與安占士同一問題:為何香港英文一字改兩字?並以九龍和澳門兩字為例,質疑其統一性。1967年7月10日,魯夫(John Luff)撰文《南華早報》指出1843年前香港英文是兩字,1920年代的修正只是恢復以前做法,但筆者翻閱1843年前的資料後,就無法支持魯先生的說法。到1995年,《南華早報》仍有用一個香港英文字。之後,除公司名稱外,就沒有再用一個香港英文字。,

時至今天,香港英文是兩個字,回歸多年,香港英文是否又要改回一字的漢語併音?

(本文曾於2021年1月26日在星島日報「悅讀語文」刊登,並由「國史教育中心(香港)」授權「知史」發佈,特此鳴謝。)

中心簡介:

國史教育中心(香港)(https://www.cnhe-hk.org/)是民間慈善團體,冀望本「香港心、中國情、世界觀」理念,凝聚社會各界共識,向年青一代、老師及公眾人士,傳承中華文化精萃。

#知史 #歷史 #中國歷史 #長知史 #悅讀語文 #香港 #Hongkong #HongKong #薄扶林 #香島 #士蔑西報 #南華早報 #孖刺西報 #紅香爐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