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飛何以是「豬精」轉世?

 岳飛何以是「豬精」轉世?

南宋曾敏行(1118-1175)的筆記《獨醒雜志》卷10裡,有一則關於岳飛是豬精的記載:

岳公飛微時,嘗于長安道中遇一相者曰舒翁。飛時貧甚,翁熟視之曰:「子異日當貴顯,總重兵,然死非其命。」飛曰:「何謂也?」翁曰:「第識之,子豬精也,豬碩大必被害,子貴顯則睥睨者眾矣。」飛,靖、炎間起偏裨為大將,位至三孤,竟為讒邪所害。

先前讀過鄧廣銘先生的《岳飛傳》,印象中並沒有提及此條筆記。當然,這個故事類於稗官野史,正經八百的歷史傳記,未必要深究。不過,有學者可能認為在中國文化裡,豬不是一個高貴的物種,以至有蠢豬、懶豬之類的說法。岳飛是精忠報國的英雄,文韜武略,說他是豬精轉世未免說不過去。即使是演義小說,清代《說岳全傳》中寫岳飛是大鵬金翅鳥轉世,至少大鵬是猛禽,又符合岳飛的名字。更何況,若果岳飛之死是命中注定,那是否為宋高宗、秦檜卸責。

岳飛1142年蒙冤被殺害,到1162年宋孝宗即位得以昭雪,曾敏行經歷了岳飛寃案的平反。他一生專心治學,看其文筆,顯然無意輕慢岳飛,這或許反映了當時社會對岳飛的某一種看法。

不同的民族,在不同的時空,對豬的好惡,大相徑庭。古代歐亞不少族群,尤其是遊牧民族,所見到的野豬是兇猛強悍。和中國有文化交流的波斯文明、印度文明、粟特文明等,在其史詩、傳說或民間故事中,都喜愛野豬。因此野豬戰神的神話傳說和崇尚野豬的文化,流傳至中原也不足為奇。中國不少凶神的形相,是尖咀獠牙,有似於野豬面容,如道教的天蓬元帥。所以,後來《西遊記》安排豬八戒的出身,正是天蓬元帥。

岳飛戰功卓著,若以野豬戰神視之,未算唐突。况且,豬在中國傳統文化中的象徵意義,本來就多面向。野豬在中國亦不是罕見的動物,而豢養之家豬暴躁起來,其飛奔衝撞也不遜於野豬。《史記·仲尼弟子列傳》説:「子路性鄙,好勇力,志伉直,冠雄雞,佩豭豚。」就是戴著雄雞冠式的帽子,佩帶公豬或野豬形的飾物,而雄雞和公豬都是勇猛好鬥的動物。這段描寫不但顯示子路的勇武,也襯出他的性格直爽、志氣剛強。

另外,《漢書·食貨志下》記載,王莽曾大規模招集全國罪犯和家奴,作為精銳的士兵,起名「豬突豨勇」,所謂豬、豨,也是指公豬或野豬之類。唐代顏師古《漢書注》引東漢經學家服虔所言:「豬性觸突人,故取以喻。」這固然是形容士兵勇猛地衝向敵人,若以人的性格言之,觸突便是容易冒犯他人。岳飛手握重兵,譽滿天下,但生性率直剛烈,難免遭受同僚嫉妒,因此「子貴顯則睥睨者眾矣」,本是人之常情。可是岳飛和宋高宗的關係處理不善,招致猜忌,卻難逃「豬碩大必被害」的結局。曾敏行略帶宿命意味的記述,反而突出岳飛的剛直性格,造成寃獄的不可挽回。

與曾敏行同時代的洪邁(1123-1202),在其《夷堅志》甲志卷15中,亦有「豬精」一條:

紹興十年春,樂平人馬元益赴大理寺監門,與婢意奴俱行,至上饒道中,同謁一神祠丐福。是歲六月,婢夢與馬至所謁祠下,有親事官數輩傳呼曰:「大卿請。」指前高樓云:「大卿在彼宰豬為慶,會召寮屬。」明日,馬以語寺卿周三畏,意建亥之月,當有遷陟。明年冬,寺中作制院鞫岳飛,遇夜,周卿往往間行至鞫所。一夕月微明,見古木下一物,似豕而角,周疑駭卻步。此物徐行,往獄旁小祠而隱。經數夕,復往,月甚明,又見前怪,首上有片紙書「發」字。周謂獄成當有恩渥,既而聞岳之門僧惠清言:「岳微時居相台,為市游徼。有舒翁者,善相人,見岳必烹茶設饌,嘗密謂之曰:『君乃豬精也。精靈在人間,必有異事,它日當為朝廷握十萬之師,建功立業,位至三公。然豬之為物,未有善終,必為人屠宰。君如得志,宜早退步也。』岳笑,不以為然。至是方驗。」(元益說)

看來豬精一說,當日頗有人流傳,只是洪邁的版本比較曲折,近於傳奇。岳飛之所以能「握十萬之師」,已沒有豬精的戰神元素,僅是作為一般精靈而已。洪邁似乎更有意,以豬來比喻岳飛命運的無可奈何,可惜他能「建功立業」,卻「未有善終,必為人屠宰」,宿命意味更濃。因此,相者之言又多了一句勸告「宜早退步也」,張良廟常見的聯句「英雄退步即神仙」,便是這個意思。

香港大學中國歷史研究文學碩士課程同學會司庫   鄺明威博士

 

參考文獻:

1.周燕來:〈岳飛負面評價芻議〉

2.吳克峰、李帥:〈一則宋人筆記小說中岳飛轉世傳說變化的文化闡釋〉

3.張同德:〈豬八戒、野豬戰神與女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