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9年8月18日】鴉片戰爭日誌

【1839年8月18日】鴉片戰爭日誌

 #鴉片戰爭日誌 林維喜案事件簿

  • 日期:1839年8月18日

#知史討論

昨日的《鴉片戰爭日誌》中記載到:「林則徐為維護中國主權,嚴詞痛斥義律。」。事實上,「林則徐是近代中國睜眼看世界的第一人,他目睹了西方先進的軍事技術,瞭解了西方先進的經濟發展模式,開啟了近代百年向西方學習的閘門。林則徐作為晚清先進的知識份子,他向西方學習的思想不是盲目的,也不是暫時禦侮的需要,而是充滿了謀求國家迅速發展的思考;他的向西方學習,突破了中國封建傳統,放眼近 代世界,表現出社會發展思想由傳統向近代的轉變……

林則徐是通過科舉考試步入仕途的他接受了中國傳統儒家思想的教育,是晚清政府高官抗擊侵略者的算一從,他目睹了『夷人』的堅船利炮,並陷人了深思。林則徐的社會發展思想由傳統向近代的轉變不是偶然的,而是傳統、時代以及個人認識綜合影響的結果。

第一,中國傳統儒學對林則徐的影響非常大。儒學是中國歷史上延續時間最長,流傳空間最廣,對中國文化和民族精神影響最為深遠的思想學說。作為中國文化的主流與核心,對中國兩千多年以來各階層思想的影響是非常大的/況代『獨尊儒術』以來,尤其是宋朝趙國胤開始利用儒家的君臣父子之道在懇想上強化自己的統治,以後儒家思忌成為歷朝歷代的核心指導思 想。曆伐貫主必以孔孟之道治國,普通群 眾必以學習偏家經典入仕。

林則徐的父親林賓日,一生信奉孔孟之道,一心想『學優登仕』,從科舉正途擠進封建官僚的行列。但是,他苦心奮鬥,耗盡了畢生精力也未能如願。所以,他把全部的希望灌注在兒子身上。因此林則徐一來到人間,其父母已經為他設計、安排了一條習儒入仕的道路。

在儒家思想的影響下,人仕之後的林則徐為官清廉,憂國憂民,謀興國富民之良方,表現了其忠君愛國的思想。比如林則徐領命赴廣東禁煙,在臨行前向其座師沈維鐈(鼎甫)辭行時慷慨表示了只以國事為重,不計個人成敗的堅決態度:『公夙以天下事為己任,感上殊遇,毅然成行,而中外柄臣,有忌阻之者。京朝官,故人子弟,亦以邊釁為公慮,公謁座師沈鼎甫侍郎曰:死生命也,成敗天也,苟利社稷,不敢不竭股肱以為門牆辱,相顧涕下,遂出都。』

第二,從林則徐自身來看,他深受經 世致用思想的影響,這使得他在思考問題 時總是以國家人民的實際利益作為最基本 的出發點。

林則徐生活在一個今文經學興起、發 展的時代,早年受的教育帶有濃厚的經世致用色彩。青少年時期的林則徐,基本上 是在鼇峰書院就學,對他影響最深的要算 同其宗前輩林希五、整峰書院主講鄭光策 以及陳壽祺三人。林希五是一位在當時士 大夫中比較敢說和敢幹的人物,他『梗直 獨揉』,憤于福建吏治敗壞,敢於『觸怒權貴』,揭發貪官污吏,致遭誣害而『下獄投荒』。鄭光策講求『明體達用之學,未遂厥 實,士林惜之』。他不僅自己作風正直,憤 於吏治腐敗,注重經世致用之學,而且還 強調學生先要確立志願,鼓勵後學樹立經 世匡時之志。陳壽祺比林則徐大14歲,兩人結識之後,『比數過從,通悃愫,討文字,歡甚』,而林從中受益匪淺。

在上述三位學者的影響下,林則徐開始就傾向於經世致用之學。他非常喜歡閱讀鄭光策所喜歡的『經世有用之中』,通過經史典籍的學習,使他接觸到我國封建文化的某些優秀成分。由於具有經世匡時的思想,使他重視現實鬥爭,在江蘇、湖 北為官之時便政績突出,受到清朝最高統治者道光帝的青睞。當1838年末奉召入京 時,道光帝八次召見了他,聽取他的意見,並『頒給欽差大臣關防,馳驛前往廣東, 查辦海口事件。所有該省水師,兼歸節制』。對他寄予了禁絕毒品鴉片的厚望。

第三,英國的堅船利炮,直接觸動了林則徐思變的想法,是林則徐社會發展思 想轉變的直接誘因。

英國17世紀發動了資產階級政治革 命,隨後從18世紀60年代開始進行產業 革命,到19世紀30至40年代,英國資本主義完成了以大機器工業代替工廠手工業 的工業革命,一躍成為橫行世界、掠奪殖 民地最多的頭等強國它的軍事技術,對 於當時閉塞落後的清廷來說,具有無比的 先進性。以兵工所用槍校,英軍主要使用 伯克式前裝滑屋遂發槍和布倫威克式前裝 滑膛擊發槍,射程分別為200和300米,射速為23發/分鐘或3~4發/分鐘,清 軍使用的是鳥槍,射程最多100米,射速 為1~2發/分鐘,雙方差距可見一斑。海 軍的差距更大,天朝的水師較之英國皇家 海軍,可謂天壤之別。

面對英軍新式的技術裝備,林則徐改 變了長期以來的自負心理,積極學習西方新式技術(尤其是軍事技術),『道光十九 年(1839年)十一月末至十二月初,林則徐從美國人那裡購入‘甘米力治’號艦船, 作為中國海軍中最早的外國造軍艦,並為海上交戰之用。另外,還購人二艘二十 五噸的縱帆船和一艘外國小火輪』。『道 光二十年(1840年)二三月間,林則徐相 繼建造一批炮船和小帆船,又仿越南式造 軋船四艘,仿歐洲船式改二三艘雙桅船。』

在封建思想日益頑固的晚清社會,林則徐不顧大中華的顏面,引進被人斥為 『奇技淫巧』的西方先進科學技術,是時人不可理解的。但是正是這種行為,表明林 則徐開始放下唯我獨尊的包袱,開始以平等的姿態對待西方國家,這也為他向西方 學習創造了思想條件。」

(《鴉片戰爭日誌》取材自林則徐親撰的銷煙日記,每天帶你瞭解當年今日的歷史事件。本文由「國史教育中心(香港)」授權「知史」發佈,知史討論的資料來源:鴉片戰爭博物館官網學術欄目:《淺論林則徐的社會發展思想》,作者:曲慶玲,特此鳴謝。)

國史教育中心(香港)(https://www.cnhe-hk.org/)是民間慈善團體,冀望本『香港心、中國情、世界觀』理念,凝聚社會各界共識,向年青一代、老師及公眾人士,傳承中華文化精萃。

#知史 #長知史 #近代 #近代史 #中國近代史 #歷史 #中國歷史 #鴉片戰爭 #林維喜案 #林維喜 #香港 #澳門 #廣東 #林則徐 #社會發展思想 #虎門銷煙 #禁煙 #日誌 #知史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