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變不離——黑(下)| 古色古香

【皂】

「皂」最早出現在小篆裡, 它的本意, 是指皂斗這種植物。 皂斗古時又稱櫟實、 柞實, 它的殼煮水以後, 可以染黑。 前文提到多次的、 專門記載植物染料製作的《周禮‧地官‧掌染草》, 對此即有記載。 也由於這種功用, 皂又引申指黑色, 並且用得十分普遍。

不過在先秦時候, 穿用皂斗染製的衣服, 似乎是身份低下的象徵, 因為歷史文獻裡有很多地方, 用「皂」指代穿黑色衣服的小吏。 比如, 春秋時的《左傳》裡有「人有十等」的說法, 並把穿黑衣的養馬人列為第五等, 稱之為「皂」。 按《左傳》說法, 王、 公、 大夫、 士作為一至四等的社會成員, 屬於統治階級; 自「皂」而下, 都是被統治階級。 但「皂」的位置相對高些, 因為他們還可以管轄轎伕、 僕人、 奴隸等更低下的階層。 「皂」的主要職責是管理馬廄, 跟《西遊記》裡設置的弼馬溫一職差不多, 地位上跟奴僕們差距不大, 也難怪孫猴子要生氣。

與《左傳》差不多時期的《國語》裡, 也提到過「皂」。 《國語》記載晉國歷史的部分曾提到: 「公食貢, 大夫食邑, 士食田, 庶人食力, 工商食官, 皂隸食職。 」意思就是, 國公是靠大家進貢之物生活, 大夫等官員靠分封的采邑生活, 讀書人靠田租生活, 普通百姓自食其力, 工商業者靠經營, 皂隸等人則要靠主人賞賜。 在這裡, 「皂」的排序在庶人與工商業者之下, 與奴隸並排, 足見其地位之低。

一直到了東漢, 《漢書‧貨殖傳》裡還把「皂」與奴隸、 打更人等並列。 顏師古對此專門註解說: 「皂, 養馬者也。 」 漢成帝的諫臣谷永, 原是長安小吏, 後來被提拔為光祿大夫, 俸祿達到一千二百石左右, 相當於現在國務院的一個部長。 谷永自稱「擢之皂衣之吏」, 也是說自己出身低微。 東漢以後, 更多品級低下的小官被冠以「皂」字。 比如衙門裡站在公堂兩旁手持長棍的差役, 由於身穿黑衣, 也被稱為「皂役」; 他們的頭目, 則被稱為「皂頭」。

明代百官上朝時所穿的靴子必須染成黑色, 俗稱「皂履」。 鞋底往往用木頭做成一定厚度, 外塗一層白粉, 因此又稱「粉底皂靴」。 後來京劇中男性角色所穿的靴子, 造型就由此而來。

【墨】

墨是國人都非常熟悉的文房四寶, 以「墨」表示黑色, 很明顯使用了引申義。

目前可考的最早的「墨」字的寫法, 是小篆中的 。 小篆是秦漢時期的文字, 但墨的歷史卻早得多。 陝西仰韶文化的新石器時代墓葬中, 曾出土一套完整的繪畫工具, 有石硯、 研石、 水盂和黑紅色氧化鐵礦石。 使用時, 在硯裡加上水, 用研石和鐵礦石在水裡互相研磨, 水會變成黑色, 可以當做墨汁使用。 這塊黑紅色氧化鐵礦石, 被視為天然墨。

人工墨大約出現在商周時期。 《禮記‧玉藻》中說: 「卜人定龜, 史定墨。 」意思是占卜的時候要在龜甲上塗墨, 然後再使用。 上世紀30年代, 美國人曾經對殷商甲骨進行微量化學分析, 結果證明, 在甲骨上書寫文字的顏料, 紅色是硃砂, 黑色是碳素單質, 也就是製墨的原料。 這一發現證實了《禮記》的記載。 上世紀70年代, 湖北雲夢縣發掘出十餘座戰國時代的古墓, 墓中則發現有墨塊。 而《莊子》中還有「舐筆和墨」句, 說明在春秋戰國時代, 已經開始廣泛使用毛筆和墨汁了。

從墨塊和墨汁的顏色, 很容易引申出「黑」的含義, 所以「墨」字的用法也變得廣泛。 《孟子‧滕文公上》裡說守喪的禮儀, 有「君薨⋯⋯歠粥, 面深墨, 即位而哭」的要求, 意思是君主如果死了, 他的兒子應該天天喝粥, 餓得自己又黑又瘦, 哭著去即位。 孟子還強調說, 這個規矩是孔子說的。 杜甫有名的《茅屋為秋風所破歌》裡還有「俄頃風定雲墨色」, 也是以墨指黑。 所以《廣雅》裡對墨的解釋就是: 「墨, 黑也。 」

【黎、 黔】

把這兩個字放在一起講, 是因為古人有時把它們互相通用。

「黎」原本是指一種莊稼, 類似於小米。 由於這莊稼的枝葉顏色深綠, 近乎黑色, 所以「黎」字引申出黑色的含義, 也寫作「黧」。 《戰國策》裡寫蘇秦的故事, 說他連給秦王上了十份建議書, 秦王都不理他, 蘇秦深受打擊, 「形容枯槁, 面目黧黑」, 健康都受到了影響。 《墨子》裡敘述有名的「楚靈王好士細腰」的故事, 寫到朝中的大臣們都把一日三餐改為一日一餐, 結果不到一年, 「朝有黧黑之色」, 就是大家的臉都黑瘦黑瘦的。

「黔」字不知本意如何, 《說文解字》直接說「黔, 黎也」, 把這兩個字劃了等號。 許慎的依據是, 秦代普通百姓都以黑布裹頭, 秦人稱之為「黔首」; 周朝則把百姓叫做「黎民」, 所以「黔」和「黎」是一個意思。 其實, 有些學者不同意這種觀點, 認為周人把百姓叫做黎民, 取的是像黍米一樣多的意思, 並非從顏色來說。 但反駁者認為, 老百姓都是在田裡耕作的人, 面孔被太陽曬得漆黑, 取黑色之意稱之為「黎民」, 也合乎邏輯。

用於表達黑色的文字之繁多, 絲毫不亞於紅色, 這與我們民族使用黑色與紅色的漫長歷史密切相關。 二者不同的地方在於, 紅色的色調, 有著從淺到深的諸多變化; 黑色卻單調得多, 不論使用哪個字眼, 傳達的都是同一個概念, 可謂萬變不離其宗。 這是由於黑色位於色階的最末端, 已經失去了變化和過渡的空間。 但黑色的意義, 就不這麼單一了。

(本文為陳魯南《織色入史箋: 中國顏色的理性與感性》部分書摘)


關鍵字

中國文化 中國社會 顏色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