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契神會──五四北京巴黎雙城之旅

默契神會──五四北京巴黎雙城之旅

2019年暑假,帶領一批高中生,更有幾位大學生作組長,往北京巴黎,進行「雙城」研習之旅。為何是「雙城」?,此與五四運動百周年有關。五四運動火炬先是於1919年5月4日在北京點燃,其後漫延全國,至1919年6月28日,列強跟德國在法國巴黎凡爾塞宮簽訂和約,中國代表團拒絕在和約上簽字為高潮。

行程首站為北京紅樓,原為北京大學的原址,外牆以紅磚砌成,紅樓之名遂不逕而走。五四運動前夕,北大學生就在此製作了3000多面遊行旗幟,現場所見,旗幟材料為白布、竹竿,同學對一晚間用書法寫幾千面旗幟,面露驚訝。不只是那份堅毅,更多的是愛國的熱情。「誓死力爭、還我青島」,「廢除不平等條約」……同學在沉思:戰勝國卻獲不公平待遇?理由何在?年青人可以為國家做甚麼?看著當年北京高等院校學生的遊行路線圖,聽著老師、講解員比對火燒趙家樓誰是點火者的各種說法,同學們仿彿回到歷史現場……

紅樓亦留下不少五四前後不少人物的故事。如北大校長蔡元培破格錄用陳獨秀,致北洋政府的公函,稱「陳獨秀……日本東京日本大學畢業,曾任蕪湖安徽公學教務長、安徽高等學校校長……」,要求聘陳為文科學長(即今文學院院長)。翻查史實,陳從沒有在「日本東京日本大學畢業」,也沒有擔任過「蕪湖安徽公學教務長、安徽高等學校校長」。蔡為陳偽造假學歷、假履歷為的是要陳利用他對西方文化的認識幫忙改造北大守舊的思想。為理想而弄假作虛?同學們再一次陷入歷史的迷思。胡適、魯迅、李大釗……一個個名人的逸事,已知的、未聞的也可在現場得到印證。

炎夏北京,氣溫炙熱,惟不減同學熱情,晚飯後即直飛巴黎。這個八千公里外的法都,對一百年後的中國人又別有一番滋味。一次大戰,中國為戰勝國,向和會提出收回日本在山東權益、取消日本強迫中國承認的《二十一條》、取消列強在華特權等。中國代表團的兩次提案均遭到操縱會議的美、英、法、意等國的拒絕。站在凡爾賽宮鏡廊,腦中迴旋美、英、法三大巨頭如何砌詞拒絕北洋政府的要求,犧牲中國四億人民的利益,原因何在?時為巴黎和會中國代表團團長,任外交總長的陸徵祥,在1945年回應記者的一句話可就是答案?「弱國無公義,弱國無外交!」吾人習歷史,不能照單全收,需要的是沉思。

行程在巴黎的另一主要景點是探訪楓丹白露中國館。「楓丹白露」(Château de Fontainebleau),位於巴黎市郊,譯名據說出自徐自摩或朱自清之手,名字浪漫,卻盛載著法國人不光榮的歷史。楓丹白露宮中國館是出於法皇拿破崙三世皇后之手,據記載1860年英法聯軍法軍司令把從圓明園搶劫而來的「戰利品」獻給法王拿破崙三世及其皇后,皇后遂在楓丹白露宮內覓址建造了中國博物館,把這批文物存放起來。中國館面積不大,只有一個房間,珍藏品佔領了所有空間,包括在天花板非常罕見的三幅藏傳佛教緙絲製品;鎏金、景泰藍、青銅、玉器珍品散落房間每一角落。有學生問,若珍品仍在中國,火燒圓明園豈非全被破壞?歷史就是這樣吊詭,是非黑白需要證據支持,反覆論證,回到歷史現場,才能有深入體會。

行程刻意為同學提供有意義的歷史現場。我們走進了第一次世界大戰華工墳場。一戰中國派往歐洲戰場的華人有14萬人之多,雖主要從事後勤工作,如挖戰壕、搬運、建設道路營房、掩埋屍體等,據估計仍有4萬多人英勇犧牲。參觀的華工墳場位於法國北部,共埋葬了800多位華工。為國捐軀,戰爭的禍害真值得同學們深切反思。a7 1

離開法境,驅車往比利時,為的是追尋陸徵祥的足跡。陸的一生傳奇,評價富爭議。陸在袁世凱時期為外交部長,曾與曹汝霖與日本談判《二十一條》,一生背上「賣國賊」之名。巴黎和會後,比利時藉妻子不幸離世,於是看破紅塵,脫離宮場,在比利時一所修道院出家,當修士(Catholic monk)至終老。陸當修士之修道院在比利時布魯日一個小鎮。修道院位於布魯日郊區,四周靜謐,是修道的好地方。接待我們的是現任院長René Fobe神父,還有布魯日西弗蘭德大學孔子學院外方院長馮浩烈先生,Philip Vanhaelemeersch。Philip曾在修道院陸徵祥檔案室當主管,對陸的生平、行誼如數家珍。Philip用英語,偶爾還加插普通話仔細為同學講解陸在修道院的故事、介紹陸生前的物件,圖像、信函、書籍。據Philip說陸甚受當地人尊敬,除了他家世顯赫外,他虔誠、克己的修士生活亦令信徒景仰。「賣國賊」?偉人?時空逆轉,評價不一,同學們實踐了何謂多角度思考。行程最後一站是參觀拿破崙滑鐵盧之役古戰場及博物館。拿破崙是現代梟雄,一生勝仗無數,滑鐵盧之役慘敗,是天意,還是技不如人?亦是同學們深思的好題目。

研習團行程前後短短九天,惟同學卻收獲豐盛。透過現場親身感受,得到的不只是知識,更多的是對歷史人物、事件的感覺,形成一種精神上與歷史互動的交流。

a7 2

邱國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