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刀傷錦

操刀傷錦

比喻才能太低,不能勝任責任重大的事情。   出自《左傳•襄公三十一年》:「今吾子愛人則以政,猶未能操刀而使割也,其傷實多。子之愛人,傷之而已,其誰敢求愛於子?」  


  春秋的時候,鄭國的大夫子皮打算讓尹何擔任自己封地上的主管。尹何是子皮的家臣,沒有管理這麼大地域的經驗和能力,許多人覺得他承擔不了這樣的重任。   為此,子皮徵求輔助自己執政的子產的意見。子產說:「尹何年紀輕,恐怕不行吧?」子皮覺得不是這樣,說:「尹何謹慎、敦厚,我很喜歡他,他也不會背叛我。他雖然缺乏經驗,但可以學呀。學的時間久了,他也就懂得如何治理了。」   子產反對說:「那不行,大凡一個人愛護另一個人,總希望對被愛護的人有利。現在愛護一個人,卻把這麼重要的事交給他。這好比讓一個不會拿刀的人去割東西,那是會給割東西的人造成很大損害的。這樣,今後又有誰敢再來求你庇護呢?」接著,子產誠懇地說道:「您是鄭國的棟樑,要是屋棟斷裂了,我們這些住在屋子裡的人不是也要遭殃嗎?再舉一個例子說吧,如果你有一匹精緻美麗的錦鍛,你絕不會把它交給一個不會裁衣的人去學著裁製衣服,因為你怕他把錦緞給糟蹋了。」  


  說到這裡,子產把話引到正題上來:「大官大邑是用來維護百姓利益的,比精緻美麗的錦鍛重要得多。你連錦緞都捨不得給不會裁衣的人去裁製衣服,為什麼卻把大官大邑交給毫無經驗的人去管理呢?你這樣的做法,豈不是把錦鍛看得比大官大邑還重要了嗎?我也從來沒有聽說過借做官的機會來學做官的。」   子產見子皮在點頭,又進一步地說:「再拿打獵做例子吧。如果一個人連馬車也不會駕、弓箭都不會射,他怎麼能打到野獸呢?恐怕野獸沒有打著,自己卻要翻車呢。管理國家大事也是如此,總要先學會再去當政,而不能先當政再去學。硬要這樣子,必定會造成重大損失。」


  子皮聽了子產的這席話,連連點頭說:「您說得對極了,我太不聰明了。衣服是穿在我自己身上的,所以我知道要慎重地選擇人來裁製。大官大邑關係到百姓的利益,我卻非常輕視,真是太鼠目寸光了!」

相關文章

安期仙棗

安期仙棗

安步當車

安步當車

白虹貫日

白虹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