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明三位皇帝的父子鏈

宋元明三位皇帝的父子鏈

相傳某一天,明成祖朱棣在宮中觀賞歷代帝王畫像,突然發現末代皇帝元順帝,並不形似元朝列帝,反而合於宋代諸帝的相貌。其實,這是元末明初一個傳説的餘波而已,即元順帝是瀛國公的兒子,那麽,瀛國公又是何許人?

1274年,年僅4歲的趙㬎即位,是為宋恭帝。不及兩年,元軍攻克臨安(杭州),趙㬎被俘北上見忽必烈,就成了元朝封授的瀛國公。臨安城破之後,宋遺臣相繼擁立趙昰、趙昺為帝,雖先後敗亡,但南方的抗爭並未隨之消失。可能為了避免多生事端,1288年元廷遣送年方18的瀛國公,至「吐蕃」(西藏)學習佛法,但《元史》並未記載他的結局。

元順帝生父之謎

元末的佛家史籍《佛祖歷代通載》,就記1323年瀛國公被元英宗賜死。據明初一些筆記小説,這是肇因於他的一首詩,被當朝者認為鼓動江南人心:「寄語林和靖,梅開幾度花?黄金台上客,無復得還家。」而15世紀後期黄瑜的《雙槐歲鈔》,卻説瀛國公與其子出家為僧,都因聚眾演説佛法而被殺。

首先,元文宗為了立自己的兒子為皇太子,就散播其兄明宗在位時,經常説順帝不是自己的親兒子。到順帝登基後,不得不下詔指責文宗誣陷自己。其次,趙㬎遠赴西藏後的境况,不為漢人所細知,這些正好為好事者提供了附會的前提。元順帝為瀛國公之子一說,最早出現於明初權衡《庚申外史》一書,及後見之於不少野史、筆記以至詩詠,各種細節越見紛歧,大抵不脱元明宗奪瀛國公之妻而生下「遺腹子」順帝的主綫。從相關人物的生卒年和行跡排比來看,這幾乎是無可能的,但明清時期仍有不少文人學者,對此傳説信而不疑。清人趙翼的《廿二史剳記》,評議有關宋、元興亡時,認為「報應之説固屬渺茫」,但「君子觀於此,不能不信天道之有徴也」,這是典型的傳統觀點。

到了1942年,魏青鋩在《文史雜誌》發表〈元順帝為宋裔考〉,編者以為這位青年女作家能够廣徵博引,証實元順帝確屬趙宋的血統。這樣,現在的蒙古王公都是元順帝的後裔,益可証明漢蒙兩族「五百年前是一家」,而正當外患日亟的時候,國内各部族更必須在同一組織之下精誠團結起來才能與列強相競存。實際上,這關乎抗日戰爭時期内、外蒙的政治情勢,對於元末歷史的解讀,固然有立足史實的一面,但也夾帶了不少現實關懷。

南宋皇帝成吐蕃高僧

藏學専家王堯認為應該向藏文著述中,去搜尋趙㬎的資料,1981年寫成〈南宋少帝趙㬎遺事考辨〉。其後,學者陸續發掘出更多的藏文史料,如《青史》、《新紅史》、《賢者喜宴》及《如意寶樹史》等。大致上,趙㬎去到吐蕃後,取法号「合尊法寶」,「合尊」指王室家族的人出家為僧的尊稱。他學習藏語及佛法,把漢文《百法明門論》、《因明入正理論》等佛教著作,翻譯成藏文,被列入藏傳佛教大譯師的名錄裡,還擔任過薩迦大寺的總持。可以說,瀛國公在漢藏文化交流上,作出過貢獻。

略早於《雙槐歲鈔》的藏文史籍《漢藏史集》也提到,元帝派人去薩迦查看,發現許多人聚集在趙㬎周圍,因此將其處死。接著的記述卻是其他漢、藏文獻所没有,説趙㬎心想他無意反叛,竟然被殺,發願下一世奪此蒙古皇位,他的轉世便是朱元璋。不知是否巧合,趙㬎由皇帝而和尚,朱元璋就正好相反。同時,可以推測,瀛國公在宗教上有一定號召力,因而招來元廷或教派領袖的猜疑迫害。所以,他被殺時,「血出如乳」,而在佛教史上,流出的鮮血變成奶白色,顯示遭遇寃獄。

另一方面,朱棣自己也不會料到,明末清初一些蒙文史籍中,如《蒙古黄金史綱》、《蒙古源流》,有「明成祖為元順帝之子」的傳說,意即蒙古人對中國的統治,並未因元順帝北逃而終止。陳學霖教授的〈蒙古《永樂帝建造北京城》故事探源〉,對此有所詮解。讓人感興趣的是,中國古代類似的傳說還有很多,尤其是涉及異民族的朝代更替,例如,努爾哈赤是被女真人俘虜去的宋徽宗的後代,乾隆是海寜陳世倌之子等等。

正如陳教授所言,這些傳説很多時反映的是一廂情願、民族本位的歷史觀,有時未嘗不帶來一些自嘲式心靈上的慰藉。重要的是,不論是口頭傳述或是文字描繪,在在表現了漢、蒙、藏、滿等民族長期的相互交流,是共享的文化遺產,更值得我們發掘。

香港大學中國歷史研究文學碩士課程同學會司庫   鄺明威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