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在的從容

內在的從容

「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付。」,老子如是說。既然福禍不定,變幻無常,「改變」似乎是唯一不變的事。二十一世紀變化的腳步愈來愈快,我們的生活逐漸遷移到網絡空間,大量的網絡資訊籠罩住我們的生活,臉幾乎貼在手機上,我們被迫不斷更新和追趕最新資訊,譬如2019冠狀病毒的本地感染數字、遍佈地區和疫苗接種等等,可是網絡上眾說紛紜,莫衷一是,形成太沉重的負擔。加之,工作和學習模式的急速轉變,線上活動的普及,打斷我們所習慣的生活,網絡佔據我們大部分的時間。我們如何能感到幸福,讓自己生命意義得到實現呢?

在現代社會裡生存,忙碌也許是常態,但警覺到常態未必正常,適時在忙中保持心的從容,這是一種省察,也是一種幸福。

人是靈長類的動物,人最寶貴的東西,一是生命,二是心靈,此乃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  簡稱AI) 無法擁有。電腦無法理解和享受本真的生命,也無法觸碰「心靈」這種神聖創造物,心靈是苦與樂、愛與怒等等主觀經驗的流動。正因如此,我們為何窮一生的精力將自己變成AI模樣,讓AI取代人的獨特,而沒有閒心來照看自己的生命和心靈?誠然,科技讓我們與自己身體的距離愈來愈遠,用餐時只顧瀏覽電子郵件、Whatsapp、Instagram或ZOOM工作等,幾乎吃不知真味,逐漸失去嗅覺和味覺的能力。同時,對網絡上發生的事比起街上發生的事更感興趣,寧願花時間與虛擬網絡建立沒有深度的關係,也不願與坐在身邊的親友聊天,而是盯著智慧型手機。

近年全球紛紛擾擾,科技顛覆,生態崩潰,總為「新常態」而忙碌和擔憂,內心卻少了一份恬靜和悠閒。老子主張「守靜篤」,極度虛己,純然靜心,拋開生活和工作的枷鎖、羈絆,便能成為萬物運動的主人。春華秋實,萬物都遵從這個節奏,不必活得那麼緊張、匆忙。只要在生命活躍與靈魂平靜之間取得適當的平衡,修心養性,遠離虛名利場的大熱鬧,摒棄雜念,自然得道,安享美妙。筆者在學習中國書法的過程中,深刻體會到「慢」和「靜」的精神境界。誠然,毛筆比之硬筆來得瀟灑而機敏易感,凸顯出中國書法的美,滲透出生活的嫻雅,展現出中國藝術的真味。

回首往事,小學時學習中國書法只抱持完成課業的心態,不明白中國書法的清雅和謹飭,更遑論能體會其與自然相調和的關係。到了大學時,由於朋友鍾愛藝術,經常結伴參觀香港藝術館的書法展,因此開始欣賞中國書法的線條美和輪廓美,在內心漫溢著對中國書法家的一種「溫情和敬意」。中國書法大師王羲之 (321-379) 作《筆勢論》,引用自然界之物象以喻書法之筆勢:

「劃如列陣排雲,撓如勁弩折節,點如高峰墜石,直如萬歲枯藤,撇如足行趨驟,捺如崩浪雷奔,側釣如百鈞弩發。」

縱然欣賞中國書法的美,也沒有閒情逸致學習書法。

直至近年教學關係,筆者開始研習正向教育和體驗靜觀,反思自己的生活,自覺唯有靜心,追求閒情逸緻,讓自己心靈開闊,才能品味和體驗生活。因此,筆者決定空閒時習練中國書法,毫無壓力,由執筆姿勢、坐姿和筆劃次序等基本功重新學起,學寫「令文患外、光兄千平、左中右夕、犬示穴才」等,貫注全神地重複練習,體會書法的真味。在寫字的過程中,筆者的心境出奇地舒坦平和,頗享受那份「緩慢」和「忘我」的感覺,只管專注寫字,反而忘卻一切煩瑣。雖然手執毛筆書寫「直、彎、勾」對筆者有一定挑戰,因部首、字身的比例有一定的要求,講求線條和形態協調的美,但是那份單純寫字的幸福感確實難以言喻。

平情而論,一生何求?求的就是「不枉此生」,理解自己,追求美好人生,享受和珍惜生命。筆者學習中國書法是突破和善待自己的其一表現,能短暫拋開義務、責任等人類社會產生的價值,騰出一個寧靜的空間用毛筆寫字,享受緩慢、悠閒和恬靜,感受到心靈和精神的歡樂,更認清自己的性情。

幸福就在於生命的單純和靈魂的豐富。

香港大學中國歷史研究碩士同學會執委                                            許茵茵

相關文章